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唐诗三百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薛逢《宫词》全诗翻译赏析

小故事网 薛逢的诗词 时间:2016-06-09

【原文】

  十二楼中尽晓妆, 望仙楼上望君王。

  锁衔金兽连环冷, 水滴铜龙昼漏长。

  云髻罢梳还对镜, 罗衣欲换更添香。

  遥窥正殿帘开处, 袍袴宫人扫御床。


【译文】

  大清早,宫妃们在十二楼打扮梳妆;

  登上望仙楼台,盼望着临幸的君王。

  兽形门环紧锁宫门,内心十分凄怆;

  铜龙漏斗越滴越慢,坐待更觉日长。

  发髻梳理完毕,还要对镜反复端详,

  重换一件罗衣,注意加熏一些麝香。

  远远看见,正殿闪动人影启开珠帘;

  看见短袍绣裤宫女,正在打扫御床。


【赏析一】

  这是一首宫怨诗,内容是代写宫妃的怨恨的。诗一落笔就写宫妃企望君王来幸,然而从早到午,百般打扮却不见皇帝到来,于是越发觉得度日如年。最后发觉宫人打扫御床,说明皇上准备降幸正宫,企望已经破灭,猛然觉得自己远不及那些洒扫的宫女接近皇上,心里益加怨恨。

  全诗对人物的心理状态,刻画极其细腻、逼真。首联总写望幸之意以后,以下三联即把这种“望”的心情,融化在对周围环境的描画,对人物动作的状写,以及对人物间的外境的反衬之中,生动地反映了宫妃们的空虚苦闷。

宫词


【赏析二】

  薛逢,字陶臣,蒲州(今山西永济)人。会昌进士,授万年尉。历官侍御史、尚书郎等职。曾两度被贬。后官至秘书监。《全唐诗》辑其诗一卷。

  这首宫词,不是写的宫妃承宠之欢,也不是写的宫妃失宠之悲,而是写的宫妃望幸之苦。全诗紧紧扣住“望”来揭示其内心的隐怨。由于写得婉转跌宕,故笔调挟韵;也由于写得回环往复,故情味甚浓;更由于写得缠绵曲折,故悱恻动人。

  全诗笔墨细腻地写出了宫妃痴情空望的发展过程,从选材到炼字铸句都作了精心的安排,形成了含蓄隽永的艺术格局。此诗的能吸引入,还在于给读者提供了发挥想象的空间。读者借助语言的媒介,透过描述的表象,能想象到人物如绘的心态,获得艺术美的享受。


【赏析三】

  诗的首联,总赅了全诗的主旨,将涉笔宫怨的取材范围聚焦到望幸上。

  “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十二楼”,《史记·封禅书》记,方士言“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望仙楼”,《旧唐书·武宗本纪》记,“会昌五年作望仙楼于神策军”。“十二楼”“望仙楼”,取其“候神”、“望仙”的涵义,代指宫妃的住所。两句诗的意思是:清晨,宫妃们在宫楼上把整个心思都倾注于梳洗妆扮,象等待神仙降临似地企盼着君王的来临。其望幸之心的迫切,可以想见。这里,诗人确定了“望幸”这个视点,下面所写就围绕它来展开诗情:怨恨!

  诗的颔联,描写了深宫阴冷沉寂的景象,衬托了望幸之人的孤凄。

  “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宫门上饰以金色的兽形门环锁得铁死死的,给人的感觉是冰凉凉的。在这个地方重门深闭,阴森得叫人可怕。这是宫内所见,那么宫内所闻又是什么情况呢?那铜质的龙纹漏壶里的水,一滴一滴地发出单调的响声,似乎永无休止,听起来真叫人厌耳烦心。宫妃们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打发岁月,自是忧愁难禁。一“冷”一“长”,既形象地概括了周围的寥落,又入微地揭示了宫妃的心境:怨君王冷酷寡恩,恨索居长年不尽。

  诗的颈联,摹态状情,以宫妃们的反复装饰打扮,裸现出她们复杂的内心活动。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宫妃们在“望君王”的心情支配下,表现为热烈的盼望,梳罢了密如浓云的发髻,还要再对着明镜试照一番,总想让自己变得更漂亮些。另外,已经穿好了罗衣,觉得仍不够新艳,于是想换件华丽的,并要添上香气。这样,色香俱佳,姿容美绝,就能讨得君王的宠爱。不过,从她们这一系列的举动上,可以推想所费的时间是相当长的。而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君王犹未驾到,一种失望的预感定会袭上心头,这就反跌出另一层作用于读者想象的诗意:她们左盼右盼,盼得心焦如燎,那就只好借装饰了再又装饰,打扮了再又打扮来延长时间,捺下性子去默默地期待。然而,这很难说有什么把握,要是君王真的不降幸于此呢……但她们不愿这样去作多想;万一君王来临了呢,存有侥幸心理,于是罢梳复又对镜,换衣重又添香,忍受着望眼欲穿的煎熬。

  诗的尾联,通过宫妃的绝望,透露出难以言说的哀怨。

  “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时间越延越长,心情越等越急,凭楼远视,发现正殿的窗帘卷起,而穿短袍绣袴的宫女也正在忙碌着洒扫不停。啊,这不分明是君王将临幸那里,不会再来了吗?这对正处于热望之中的宫妃是多么沉重的打击!所有的哀怨都拢合在“遥窥”里了:目睹了盼望落空的迹象,证实了自己被皇帝遗忘,妒羡那受宠的人儿。还有,叹息作妃子的连宫女也不如,因为宫女还能接近君王,而自己却难能见御,好不悲痛!

宫词


【赏析四】

  这首诗对人物心理状态的描写极其细腻、逼真。自首联总起望幸之意后,下三联即把这种“望”的心情融于对周围环境的描画、对人物动作的状写和对人物间的处境的反衬之中。

  生动地反映了宫妃们的空虚、寂寞、苦闷、伤怨的精神生活。


【赏析五】

  宫怨是唐诗中屡见的题材。薛逢的这首《宫词》,从望幸着笔,刻画了宫妃企望君王恩幸而不可得的怨恨心理,情致委婉,有其独特风格。

  诗的首联,即点明人物身份和全诗主旨:“十二楼中尽晓妆,望仙楼上望君王。”“十二楼”、“望仙楼”皆指宫妃的住处。《史记·封禅书》记,方士言“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又,《旧唐书·武宗本纪》记,“会昌五年作望仙楼于神策军”。诗中用“十二楼”、“望仙楼”代指宫妃的住所,非实指,是取其“候神”、“望仙”的涵义。这两句是说,宫妃们在宫楼之上,一大早就着意梳妆打扮,象盼望神仙降临一样企首翘望着君王的恩幸。

  颔联通过对周围环境的渲染,烘托望幸之人内心的清冷、寂寞:“锁衔金兽连环冷,水滴铜龙昼漏长。”这两句说,宫门上那兽形门环被紧紧锁住,那龙纹漏壶水滴声声。上句“冷”字,既写出铜质门环之冰凉,又显出深宫紧闭之冷寂,映衬出宫妃心情的凄冷。下句“长”字,通过宫妃对漏壶中没完没了的滴水声的独特感受,刻画出她昼长难耐的孤寂无聊的心境。

  颈联通过宫妃的着意装饰打扮,进一步刻画她百无聊赖的心理。“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是说刚刚梳罢那浓密如云的发髻,又对着镜子端详,惟恐有什么不妥贴之处;想再换一件新艳的罗衣,又给它加熏一些香气。这一联将宫妃那盼望中叫人失望、失望中又怀着希望的心理状态,刻画得十分逼真。“望”的时间越长,越叫人心情难堪,说是没指望吧,又怀着某种期待;说是有希望吧,望眼欲穿,实在渺茫。罢梳复又对镜,换衣重又添香,不过是心情烦乱无聊和想望之极的写照。

  末联写宫妃“望”极而怨的心情,不过这种怨恨表达得极其曲折隐晦:“遥窥正殿帘开处,袍袴宫人扫御床”。“袍袴”,指穿短袍绣袴的宫女。“遥窥”二字,表现了妃子复杂微妙的心理:我这尊贵的妃子成日价翘首空望,还倒不如那洒扫的宫女能接近皇帝!又表明,君王即将临幸正殿,不会再来的了。似乎有一种近乎绝望的哀怨隐隐地透露出来。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