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唐诗三百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杜甫《梦李白》全诗翻译赏析

小故事网 李白的诗 杜甫的诗 时间:2016-05-24

【原文】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译文】

  为死别往往使人泣不成声, 而生离却常令人更加伤悲。

  江南山泽是瘴疬流行之处, 被贬谪的人为何毫无消息?

  老朋友你忽然来到我梦里, 因为你知道我常把你记忆。

  你如今陷入囹圄身不由己, 哪有羽翼飞来这北国之地?

  梦中的你恐不会是鬼魂吧, 路途遥远生与死实难估计。

  灵魂飘来是从西南青枫林, 灵魂返回是由关山的黑地。

  明月落下清辉洒满了屋梁, 迷离中见到你的颜容憔悴。

  水深浪阔旅途请多加小心, 不要失足落入蛟龙的嘴里。


【赏析一】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诗要写梦,先言别;未言别,先说死,以死别衬托生别,极写李白流放绝域、久无音讯在诗人心中造成的苦痛。开头便如阴风骤起,吹来一片弥漫全诗的悲怆气氛。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不说梦见故人,而说故人入梦;而故人所以入梦,又是有感于诗人的长久思念,写出李白幻影在梦中倏忽而现的情景,也表现了诗人乍见故人的喜悦和欣慰。但这欣喜只不过一刹那,转念之间便觉不对了:“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你既累系于江南瘴疠之乡,怎么就能插翅飞出罗网,千里迢迢来到我身边呢?联想世间关于李白下落的种种不祥的传闻,诗人不禁暗暗思忖:莫非他真的死了?眼前的他是生魂还是死魂?路远难测啊!乍见而喜,转念而疑,继而生出深深的忧虑和恐惧,诗人对自己梦幻心理的刻画,是十分细腻逼真的。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梦归魂去,诗人依然思量不已:故人魂魄,星夜从江南而来,又星夜自秦州而返,来时要飞越南方青郁郁的千里枫林,归去要渡过秦陇黑沉沉的万丈关塞,多么遥远,多么艰辛,而且是孤零零的一个。“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在满屋明晃晃的月光里面,诗人忽又觉得李白那憔悴的容颜依稀尚在,凝神细辨,才知是一种朦胧的错觉。相到故人魂魄一路归去,夜又深,路又远,江湖之间,风涛险恶,诗人内心祝告着、叮咛着:“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这惊骇可怖的景象,正好是李白险恶处境的象征,这惴惴不安的祈祷,体现着诗人对故人命运的殷忧。这里,用了两处有关屈原的典故。“魂来枫林青”,出自《楚辞·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旧说系宋玉为招屈原之魂而作。“蛟龙”一语见于梁吴均《续齐谐记》:东汉初年,有人在长沙见到一个自称屈原的人,听他说:“吾尝见祭甚盛,然为蛟龙所苦。”通过用典将李白与屈原联系起来,不但突出了李白命运的悲剧色彩,而且表示着杜甫对李白的称许和崇敬。


【赏析二】

  《梦李白二首》是唐代伟大诗人杜甫的组诗作品。这两首记梦诗是杜甫听到李白流放夜郎后,积思成梦而作。诗以梦前、梦中、梦后的次序叙写。第一首写初次梦见李白时的心理,表现对老友吉凶生死的关切;第二首写梦中所见李白的形象,抒写对老友悲惨遭遇的同情。全诗体现了李杜两人形离神合,肝胆相照,互劝互勉,至情交往的友谊。

  这首记梦诗是杜甫听到李白流放夜郎后,积思成梦而作。 诗以梦前,梦中,梦后的次序叙写。第一首写初次梦见李白时的心理,表现对老友吉凶生死的关切。

梦李白


【赏析三】

  天宝三年(公元744年),李杜初会于洛阳,即成为深交。乾元元年(758),李白因参加永王李的幕府而受牵连,被流放夜郎,二年春至巫山遇赦。杜甫只知李白流放,不知赦还。这两首记梦诗是杜甫听到李白流放夜郎后,积思成梦而作。 诗以梦前,梦中,梦后的次序叙写。

  第一首写初次梦见李白时的心理,表现对老友吉凶生死的关切。第二首写梦中所见李白的形象,抒写对老友悲惨遭遇的同情。 “故人来入梦,明我长相忆”。“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这些佳句,体现了两人形离神合,肝胆相照,互劝互勉,至情交往的友谊。


【赏析四】

  《梦李白二首》,上篇以“死别”发端,下篇以“身后”作结,形成一个首尾完整的结构;两篇之间,又处处关联呼应,“逐客无消息”与“游子久不至”,“明我长相忆”与“情亲见君意”,“君今在罗网”与“孰云网恢恢”,“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与“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等等,都是维系其间的纽带。

  但两首诗的内容和意境却颇不相同:从写“梦”来说,上篇初梦,下篇频梦;上篇写疑幻疑真的心理,下篇写清晰真切的形象。从李白来说,上篇写对他当前处境的关注,下篇写对他生平遭际的同情;上篇的忧惧之情专为李白而发,下篇的不平之气兼含着诗人自身的感慨。

  总之,两首记梦诗是分工而又合作,相关而不雷同,全为至诚至真之文字。

杜甫


【赏析五】

  这是杜甫在回忆当年和李白、高适一起自助游时的感受。我在成都杜甫草堂看到有人这么写:“有史以来,能与孔子和老子相遇这件事相提并论且有同样深远影响的,也只有李白和杜甫相遇这件事。”这话虽然说得有点大,但是就诗歌成就而言,却也差不太多。“

  当政治与社会的价值观,已经相当一致而成熟,成熟到开始腐败的时候,就会进入如龚自珍所说的”衰世“。按照龚氏的看法,衰世介于治世与乱世之间,是知识分 子最无可奈何的时代。李白生于唐太宗之后五十年,主要仰息于玄宗时期,正是唐代由盛转衰之时。在这个时期,诗人得以融合前代创造的新创作形态,即将要全面 反省与整合诗歌方面所有的技术与内涵,并且将之成熟消化,蕴育出下一个时期的文化,这等真正对社会与民族造成深远影响的文化大事,岂是沉醉于盛世幻影中、 营营于世俗成就的政治人物所能了解?

  事实上,憔悴的,又岂止一个李白?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