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唐诗三百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张九龄《感遇·其二》全诗翻译赏析

小故事网 张九龄的诗词 寓理诗 时间:2016-05-23

【原文】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译文】

  江南一带生长着的丹橘,经过严冬仍然碧绿成林。

  哪里是因为江南地气温暖,全凭自己有耐寒的本性。

  本来可以推荐给嘉宾,无奈阻隔太多路途遥远。命运决定了遭遇,循环的天道无法追寻。

  世人只说种植桃李,难道丹橘就不能荫凉吗?


【赏析一】

  读张九龄这首歌颂丹橘的诗,很容易想到屈原的《橘颂》。屈原生于南国,橘树也生于南国,他的那篇《橘颂》一开头就说:“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其托物喻志之意,灼然可见。张九龄也是南方人,而他的谪居地荆州的治所江陵(即楚国的郢都),本来是著名的产橘区。他的这首诗一开头就说:“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其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显,屈原的名句告诉我们:“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可见即使在南国,一到深秋,一般树木也难免摇落,又哪能经得住严冬的摧残?而丹橘呢,却“经冬犹绿林”。一个“犹”字,充满了赞颂之意。

  丹橘经冬犹绿,究竟是由于独得地利呢?还是出于本性?如果是地利使然,也就不值得赞颂。所以诗人发问道:难道是由于“地气暖”的缘故吗?先以反诘语一“纵”,又以肯定语“自有岁寒心”一“收”,跌宕生姿:富有波澜。“岁寒心”,一般是讲松柏的。《论语·子罕》:“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刘帧《赠从弟》:“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张九龄特地要赞美丹橘和松柏一样具有耐寒的节操,是含有深意的。

  汉代《古诗》有一篇《橘柚垂华实》,诗中说橘柚“委身玉盘中,历年冀见食”,表达了作者不为世用的愤懑。张九龄所说的“可以荐嘉客”,也就是“冀见食”的意思。“经冬犹绿林”,不以岁寒而变节,已值得赞颂;结出累累硕果,只求贡献于人,更显出品德的高尚。按说,这样的嘉树佳果是应该荐之于嘉宾的,然而却为重山深水所阻隔,为之奈何!读“奈何阻重深”一句,如闻慨叹之声。

张九龄


【赏析二】

  这首诗作的高明之处,在于抓住了‘丹橘’两字的音哲。唯若此,才可以欣赏到一代名相的哲学智慧,欣赏到一代名相驾驭事务的高超技巧,从中探究出宰相考察人的理论源泉。孔子说:“小人之过必也文。”何谓也?小人的诡异之道,其蛛丝马迹是能够观察到的。何况君子的堂堂之言,岂曰无衣?

  政治需要讲究策略,孔子说:“窈窕术御,君子好逑。”敢于‘担当’,此谓‘丹’之哲音一也;崇尚文明之火,此谓‘丹’之哲音二也;敢于‘丹心照汗青’,此谓‘丹’之哲音三也;君子坦荡荡,此谓‘丹’之哲音四也;要做到如上几点,需要策略、智慧、勇气,更需要道德支撑。良好的局面需要从博弈中来,怎样打开世界大同的通道?白居易崇尚孔子的‘执御之道’,他在《琵琶行》中说:“招招惬意错杂弹,大局小局落‘御’畔。”一招一式都蕴涵‘意在笔先’的哲理,善于以‘术’御‘心’,以‘术’御‘行’,以‘术’御‘衅’,以‘术’御‘兴’。荀子说:“擒,取之于‘蓝图’而‘擒’能驾御‘蓝图’;彬彬有礼,是安全的客观需求,但‘刀兵’却含括在‘安全’的哲理里面。木虽然看起来刚直,其神却在柔中;军不见‘輮以为轮,其曲中规’?虽有槁暴,不复挺者,輮使之然也。”故谋略授之以神韵,才倍显其价值;‘经典’只有放在现实中磨练,才会发挥威力,成为利器。君子擅长博弈之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我想,没有谁能把‘博弈在橘(局)’解释得如荀子哲文美妙。

  易经说:客观规律是支撑宇宙的根本源泉,哲学家面对客观规律总是有敬畏之心的。换句话说,礼崩之下,人类社会就会遭到客观规律的无情打击。人要有道德,这是人文客观规律的要求,我们不能把权利当成客观规律来崇拜,因为:权利是表象,权利仅仅是手段、方法,道德才是本源。孔子说:炫耀权利至上的事情都可以容忍,什么不会容忍权利至上?规律不能容忍权利的擅越。全民屈服于权利,规律就惩罚全人类。唯君子能看透这一点,所以,只有君子才有勇气向一切邪恶的权利宣战。

  只有君子才有勇气向一切邪恶的权利宣战,这句话需要辨证理解。孔子并不主张愚蠢,孔子在《论语》中说:”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小人非常善于言词的表达,小人善于言词的表达不是没有勇气,也不是没有智慧,小人之所以是小人,主要是缺乏道德操守。小人敢于”火中取‘利’“,其勇气丝毫不逊色于君子的勇气。孔子认识到这种奇妙的社会现象,主张君子言词需要隐讳一点,怎么隐讳?孔子授春秋笔法。张九龄这首诗作,是符合春秋笔法之笔意的上乘佳作。


【赏析三】

  这首哲理诗是张九龄贬为荆州长史后所作。开元末期,唐玄宗沉溺声色,耽于政事,贬斥张九龄,宠信口蜜腹剑的李林甫和专事逢迎的牛仙客。牛、李结党,把持朝政,排斥异己,朝政日益腐败。张九龄对朝政昏暗和身世坎坷愤懑不平,便采用比兴手法,托物寓意,写了《感遇》十二首,这里其中的第七首。本诗借橘喻人,感叹自己空怀报国之才无用武之地,表达了诗人遭受排挤的抑郁心情和坚贞不屈的高尚品格。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江南一带生长着一种奇异的丹橘,经历严冬橘林依然枝叶苍翠,郁郁青青。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难道这是因为那里地气和暖使然?原来是这种橘树自有凌寒傲霜的本性。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款待贵宾与亲朋,这丹橘作为上好的水果当之无愧,怎奈一路上山高水深,运送它交通不便。

  ”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唉!这大概就是命运了。命运难测只能听其自然,如同寒暑变更四季交替让人无法追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世人都喜欢栽种桃李,其实这丹橘的果实不但可以款待宾客,而且四季长青,终年绿荫葱茏,哪一点不如桃李呢?

  本诗以橘喻人,诗人借赞颂丹橘,经冬犹绿,是因为有耐寒的本性来比喻自己也有贤人一样的高尚品质,但不被人识,只能抑郁不平。全诗平淡自然,语言温雅醇厚,设喻贴切,抒发胸臆圆转自如,愤怒哀伤不露痕迹,给读者留下了回味与想像的空间,故历来为人称颂。

感遇其二


【赏析四】

  读此诗,自然想到屈原之《桔颂》。诗人谪居江陵,正是桔之产区。于是借彼丹桔,喻己贞操。

  诗开头二句,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显。以一个”犹“字,充满了赞颂之意。三、四句用反诘,说明桔之高贵是其本质使然,并非地利之故。五、六句写如此嘉树佳果,本应荐之嘉宾,然而却重山阻隔,无法为之七、八句叹惜丹桔之命运和遭遇。最后为桃李之被宠誉,丹桔之被冷遇打抱不平。

  中心:全诗表达诗人对朝政昏暗和身世坎坷的愤懑。诗平淡自然,愤怒哀伤不露痕迹,语言温雅醇厚。桃李媚时,丹桔傲冬,邪正自有分别。


【赏析五】

  本诗托物言志,诗人借赞颂丹橘,经冬犹绿,是因为有耐寒的本性来比喻自己坚贞不屈的情操。而丹橘由于路途阻隔无法介绍给嘉宾的命运,也映衬了诗人遭排挤的境遇。无可奈何的,诗人只得把这一切归结于命运,以反诘句收束全诗,指责人们只顾种桃李,而不重视丹橘的行为,进一步抒发了诗人的愤怨。

  本诗的语言清新简练,抒发胸臆的同时,给了读者驰骋想像的空间。全诗平淡而浑然天成,时时发问的句子达到了正反起伏的效果,而语气却是温文尔雅,不着痕迹中,哀伤、愤怒尽情抒发,可谓炉火纯青。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