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诗词名句

“蓬鬓荆钗世所稀,布裙犹是嫁时衣。”葛鸦儿《怀良人》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11-09

【原文】

  蓬鬓荆钗世所稀, 布裙犹是嫁时衣。

  胡麻好种无人种, 正是归时底不归?


【译文】

  满头的秀发如今乱如飞蓬,买不起首饰,只好自己用荆条折成了发钗别在头上,像这样的贫穷人家,世上真是少有的啊。连一件像样的衣裙都没有,还穿着出嫁时娘家陪送的布裙,而今那样的衣装已经没有人再穿了。已经到了春耕的时候,该播种芝麻了,然而丈夫在外,谁来和我一起播种呢?按说现在已到了丈夫回家的时候了,为什么还不见回来呢?


【赏析一】

  这首诗是一位劳动妇女的怨歌。韦縠《才调集》、韦庄《又玄集》都说此诗作者是女子葛鸦儿。孟棨《本事诗》却说是朱滔军中一河北士子,其人奉滔命作“寄内诗”,然后代妻作答,即此诗。其说颇类小说家言,大约出于虚构。然而,可见此诗在唐时流传甚广。诗大约成于中晚唐之际。

怀良人


【赏析二】

  绝句“宛转变化,工夫全在第三句,若此转变得好,则第四句如顺流之舟矣”(杨载《诗法家数》)。此诗末句由三句引出,正是水到渠成。“正是归时底不归?”语含怨望,然而良人之不归乃出于被迫,可怨天而不可尤人。以“怀”为主,也是此诗与许多怨妇诗所不同的地方。


【赏析三】

  诗前两句首先让读者看到一位贫妇的画像:她鬓云散乱,头上别着自制的荆条发钗,身上穿着当年出嫁时所穿的布裙,足见其贫困寒俭之甚(“世所稀”)。这儿不仅是人物外貌的勾勒,字里行间还可看出一部夫妇离散的辛酸史。《列女传》载“梁鸿、孟光常荆钗布裙”。这里用“荆钗”、“布裙”及“嫁时衣”等字面,似暗示这一对贫贱夫妇一度是何等恩爱,然而社会的动乱把他们无情拆散了。“布裙犹是嫁时衣”,既进一步见女子之贫,又表现出她对丈夫的思念。古代征戍服役有所谓“及瓜而代”,即有服役期限,到了期限就要轮番回家。从“正是归时”四字透露,其丈夫大概是“吞声行负戈”的征人吧,这女子是否也曾有过“罗襦不复施,对君洗红妆”(杜甫《新婚别》)的誓言?那是要读者自去玩味的。

  于是,三句紧承前二句来。“胡麻好种无人种”,可以理解为赋(直赋其事):动乱对农业造成破坏,男劳动力被迫离开土地,“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田园荒芜。如联系末句,此句也可理解为兴:盖农时最不可误,错过则追悔无及;青春时光亦如之,一旦老大,即使征人生还也会“纵使相逢应不识”呢。以“胡麻好种无人种”兴起“正是归时底不归?”实暗含“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意,与题面“怀良人”正合。

  这还不能尽此句之妙,若按明人顾元庆的会心,则此句意味更深长。他说:“南方谚语有‘长老(即僧侣)种芝麻,未见得。’余不解其意,偶阅唐诗,始悟斯言其来远矣。胡麻即今芝麻也,种时必夫妇两手同种,其麻倍收。”(《夷白斋诗话》)原来芝麻结籽的多少,与种时是否夫妇合作大有关系。诗人运用流行的民间传说来写“怀良人”之情,十分切贴而巧妙。“怀良人”理由正多,只托为芝麻不好种,便收到言在此而意在彼、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所以,此诗末二句兼有赋兴和传说的运用,含义丰富,诗味咀之愈出,很好表达了女子“怀良人”的真纯情意。用“胡麻”入诗,这来自劳动生活的新鲜活跳的形象和语言,也使全诗生色,显得别致。

怀良人


【赏析四】

  宫怨诗是唐代诗坛的一朵奇葩,仍存至今的大量诗作,千百年来打动了历代读者。它们真实而生动地描写了女性深沉细腻的情感体验和悲苦哀怨的心灵世界。女诗人葛鸦儿的《怀良人》是其中独具魅力的一首。它以真切的抒情主人公视角,朴实而委婉的叙述语言和真实具体的生活场景描述,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感受和无尽的同情。


【赏析五】

  唐代统治者好大喜功,不断进行开边拓疆。辽阔的地域需要大量的征人戍边,这使得妇女们不得不承受丈夫远离后艰苦的生活重担和沉重的心灵折磨。离别之苦相思之情唱出的心酸之歌导致大量的优秀闺怨诗留传后世。

  与“男子而作闺音”的男诗人代言体闺怨诗不同,这首诗的作者葛鸦儿本身就是一位劳动妇女,她亲身体验了丈夫远征夫妻别离的痛苦,她不仅要忍受独守空闺的寂寞,更要承受繁重的田间劳动,经受物质上的日渐贫困。“蓬鬓荆钗世所稀,布裙犹是嫁时衣”,渐渐破旧的嫁衣,蓬头乱鬓上插着的荆条钗,镜中日渐消瘦枯萎的容颜,都令她无比伤感与倍增牵挂。

  “胡麻好种无人种”,传说古时种胡麻,倘若是夫妇二人同种,结籽就会很多,收成就会很好。如果不是夫妇一起播种,收成就要大减。作者在日复一日的思念中,热切地渴望丈夫早日归来,但并不明说自己的心声,而是运用民间传说,用“无人种”暗示这个家庭是多么需要男子回家耕凿。这比“悔教夫婿觅封侯”的表达较为婉转、深隐。这种思念不是直白地表露为怨、恨、悔,而是含蓄地借“夫妻同种,胡麻倍收”的民间传说表达自己盼夫早归的真纯情意。这种思念,是对夫妻共同劳作的盼望,是对依靠丈夫的精神渴求,更是对双方相濡以沫的期盼。

  由于抒情主人公的独特身份,她分外真切地抒写 了自己的生活衣着、劳动、感受、愿望。我们仿佛看到一个敝衣破裙的女子,白天在地里辛勤耕种,夜晚,拖着疲惫的身躯却在牵挂与忧虑中无法入眠。这种真实的生活场景的描绘与来自劳动生活的鲜活语言,与男性诗人虚拟的女性生活和女性情感相比较,具有更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在女诗人笔下,简洁、朴实的语言包蕴着丰富的意象、广阔的生活、无尽的情思。而在男诗人的作品中,仅仅象征性地刻画了一个有代表性的动作、场景,如“打起黄莺儿”和“忽见陌头杨柳色”,以点带面地表现描写对象的内心体验,虽然不乏深刻却稍欠丰满。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