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诗词名句

“三秋方一日,少别比千年。”杨炯《有所思》原文与赏析

小故事网 杨炯的诗词 秋天的诗词 关于数字的诗 时间:2016-10-31

【原文】

  贱妾留南楚,征夫向北燕。

  三秋方一日,少别比千年。

  不掩嚬红楼,无论数绿钱。

  相思明月夜,迢递白云天。


【赏析一】

  这首诗,格律工整,韵调和谐,色彩绚烂。“红楼”、“绿钱”、“明月”、“白云”,斑烂多彩,媚而不俗。“三秋”、“一日”、“少别”、“千年”,数量词叠加,意境深入而不觉得堆砌繁冗。仅仅八句诗,完美地雕刻出一位思妇的鲜活形象,情意缠绵悱恻,令人怦然心动。

有所思


【赏析二】

  首联“贱妾留南楚,征夫向北燕”,是极为工整的对句,诗人以女主人公自怨自艾的口吻诉说的。意思是说丈夫远赴塞北,自己只能形单影只的留在家里。这看似平铺直叙的两句话,但其中却饱含了女主人多少辛酸和激情。这里首句就用了“南楚”对“北燕”两个地点词语,一下把二者之间的空间距离拉开,营造了因离别而生愁绪空间环境。同时,在词语的运用中,也很有特色,诗人选用了富有表现力的词语。其中上句的“留”和下句“向”字,一留一去,而表现出“征夫”这一远别非同往昔离别,其中就包含了征夫远去,生死不可预测的深层意义。这样,就更增添了思妇的牵挂之心。

  颔联“三秋方一日,少别比千年”紧承第一联分别之意描绘女主人公的心理状态。首先,上句“三秋方一日”化用了《诗经·采葛》中“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之意。其次,下句“三秋方一日”化用了《别赋》中“斩蹔游万里,少别千年”之意。这样,诗人通过人们极为熟悉的语言典故来增强诗歌的审美境界,更加突出了思妇与征夫之间分别后,思妇独处家中的孤独寂寞之感,浓厚无奈的相思之情。

  颈联“不掩嚬红楼,无论数绿钱”。承上“分别”而转,用特写的镜头描写思妇的行为举止。上句“不掩嚬红楼”,“嚬”即“皱眉”义。“红”颜色词,在中国古代诗歌中,往往把最美的东西与悲情联系在一起。比如李白的《将进酒》:“清樽美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就是把美好的事物与悲情结合起来,以此突出悲情。这里,诗人描写思妇一个人坐在红楼上,愁眉紧蹙的样子。其中“不掩”二字用得很妙,它表现出思妇因思念而不掩饰不住自己的愁绪状态。下句“无论数绿钱”。其中“绿钱”一词,就如沈约在《冬节后至丞相第诣世子车中作》写道的“宾阶绿钱满,客住紫苔生”一样,指的是苔藓之类的东西,往往借此表现孤独寂寞的环境。这里,诗人就借“苔藓”描写思妇的孤独落寞的感受。特别要注意的是,诗人在“数绿钱”前添加“无论”二字,“无论”即“不用说”之意。也就是说,“不掩嚬红楼”结果怎样,最终征人不会回来,不用说,而今的思妇只有通过“数绿钱”来打发这寂寞的日子。因此,“无论”一词看来是很平淡的,但却增添了思妇的哀愁。

  尾联“相思明月夜,迢递白云天”。这是诗歌的情感集中表现。“明月”寄相思之情。在中国诗歌中,“明月”这一意象出现的频率很高的。我们知道,“明月”本来无所谓情意的,但皓月悬空的夜晚,往往会引发人们无尽的牵挂与思念。李白《静夜思》中写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相思之情油然而生。最后成为公众的审美意象。下句“迢递白云天”,“白云天”描写了天空朵朵白云,悠悠飘荡的美景。在中国古代诗歌文化中,“白云”这一意象,因其飘荡,往往原来比喻游子在外漂泊。如,李白《送友人》中“白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就是这样的意思。其中,“迢递”照应了“贱妾留南楚,征夫向北燕”中的“南”与“北”而形成的物理距离。这里,诗人以景结情,不但形象生动,而且把思妇与征人之间的“相思”之情表现得更加炽烈,诗歌的审美意味更加深邃。

  总之,这首《有所思》,格律工整,韵调和谐,色彩绚烂,意象鲜明。在形象的描绘中,抓住了思妇的特征,不但完美地描写出一位思妇的鲜活形象,而且表现出缠绵悱恻情意,表现出了深刻的审美意蕴。


【赏析三】

  这首诗写一位少妇,独处空闺,深深地思念着远征边塞的丈夫,情真意切,思致清幽绵邈。唐初边地战火不断,诗人有所感而作此诗。诗通过对女主人公心理的细腻描绘,反映出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痛苦,表达了诗人的厌战情绪和对不幸者的深切同情。

有所思


【赏析四】

  《乐府解题》曰:“古词言: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 闻君有他心,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已往,勿复相思,而与君绝也。”所以,乐府《有所思》曲,原本原就是来表现男女之情的。杨炯这首《有所思》就写一位少妇,独处空闺,深深地思念着远征边塞的丈夫,情真意切,缠绵悱恻,同时也反映出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痛苦,表达了诗人的厌战情绪和对不幸者的深切同情。诗人杨炯因为唐初时边地战火不断,就根据当时的社会现状有所感而作此诗。


【赏析五】

  首联是工整的对句:“ 贱妾留南楚,征夫向北燕”, 是以女主人公自怨自艾的口吻诉说的。家居江南,丈夫远赴塞北,她不能与之比翼齐飞,只能形单影只的留在家里。这看似平铺直叙的两句话,却饱含着多少辛酸和激情。十个字塑造出一个顾影自怜、无可奈何的少妇形象。诗里选用了富有表现力的词语。“贱妾”

  对“征夫”,夫去,而妾自贱,此一层悲也。“南楚”对“北燕”,相距千里,此二层悲也。“留”“向”二字也下得好,一留一去,而且“向”字还表明时间和空间,“征夫”去“北燕”,意味着加入战争的厮杀。

  这远别非同往昔离别,丈夫此去生死由天,不可预测,更增添了思妇的牵挂之心。

  俗话说:“有别必有怨,有怨必有盈”。颔联紧承第一联分别之意状摹女主人公“心吐思兮胸愤盈”:

  “三秋方一日,少别比千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分离就像经历了一千载,极尽少妇的相思之情。这里分别化用了《诗经·采葛》中“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以及《别赋》中“斩蹔游万里,少别千年”,描绘了思妇在刚与丈夫分离后的艾怨心态。两句诗寥寥十个字便将思妇内心的痛楚展现得一览无遗。

  颈联转而描写思妇的行为举止。“不掩嚬红楼”,她愁眉紧蹙,坐卧不安。“不掩”二字,用得颇具匠心,比老套的“掩闺卧”之类新奇而富有意趣。她或许伫立楼头极目远望丈夫的离去的背影;或许正期待有人来安慰自己;或许是神情萎靡楼门倚望。总而言之,任由读者驰聘想象、去丰满她的血肉。“无论数绿钱”,在孤独落寞中,她将目光扫向庭院的青苔上,那无尽的绿怎么能数得过来呢?人去楼空,苔藓会不断增加,以后和她相依作伴的只剩下这苔藓了。沈约在《冬节后至丞相第诣世子车中作》写道:“宾阶绿钱满,客住紫苔生。”杨炯在诗中借用青苔除表达其空虚寂寥的意思外,还有其他寓意。他曾写过《青苔赋》来赞扬苔藓:“别生分类,西京南越,则乌韭兮绿钱,金苔兮石发。苔之为物边贱,苔之为德也深。

  夫其为让也,每逢燥而居温;其为谦也,常背阳而即阴。重扃秘宇兮不以为显,幽山穷水兮不以为沉。有达人卷舒之意,君子行藏之心。”诗中凄楚的女主人公,将苔藓自比,希冀得到自我解脱。“数绿钱”,几个比喻新奇的字眼,将女主人公的烦闷聊赖的心理刻划得生动传神,添加“无论”二字虽似平淡,却更显示出她的哀愁,以及性格中的多层次的美:深情、沉静、忠诚、朴实。

  尾联“相思明月夜,迢递白云天”。“明月”本来无所谓情意的,但皓月悬空的夜晚,却不禁唤起人们无尽的牵挂与思念。“白云天”,虽写天空朵朵白云,悠悠飘荡,却含令游子思归的意境。以“迢递”为句首,其着眼点不仅是描绘蓝天的高远无垠,而且也点出“游子的思归”,实际是思妇的内心想象。当然也可从另一角度理解为两地离别,一种愁思。可是由思妇思绪更能表达“相思”的无限和炽烈,也更便于表现诗歌中心思想。“情与景偕,思与境供”,言虽尽,而意味深邃。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