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诗词名句

“梁园日暮乱飞鸦,极目萧条三两家。”岑参《山房春事》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梁园日暮乱飞鸦,极目萧条三两家。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


【赏析一】

  作为一首吊古之作,梁园的萧条是诗人所要着力描写的。然而一、二两句已经把话说尽,再要顺着原有思路写出,势必叠床架屋。诗人于紧要处别开生面,在画面的主题位置上添上几笔艳丽的春色。以乐景写哀情,相反而相成,梁园的景色愈见萧条,诗人的吊古之情也愈见伤痛了,反衬手法运用得十分巧妙。

山房春事


【赏析二】

  全诗分前后两部分,笔法不同,色调各异,然而又并非另起炉灶,“庭树”与“飞鸦”暗相关合(天空有鸟,地上有树)。篇末以“旧时花”遥应篇首“梁园”,使全诗始终往复回还于一种深沉的历史感情之中。沈德潜在《唐诗别裁》中赞许这首诗说:“后人袭用者多,然嘉州实为绝调。”历来运用反衬手法表现吊古主题的作品固然不少,但有如此诗老到圆熟的,却不多见。


【赏析三】

  这是一首吊古之作。梁园又名兔园,俗名竹园,西汉梁孝王刘武所建,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县东,周围三百多里。园中有百灵山、落猿岩、栖龙岫、雁池、鹤洲、凫渚,宫观相连,奇果佳树,错杂其间,珍禽异兽,出没其中。梁孝王曾在园中设宴,一代才人枚乘、司马相如等都应召而至。到了春天,更见热闹:百鸟鸣啭,繁花满枝,车马接轸,士女云集。

  就是这样一个繁盛所在,如今所见,则是:“梁园日暮乱飞鸦,极目萧条三两家。”这两句描画出两幅远景:仰望空中,晚照中乱鸦聒噪;平视前方,一片萧条,唯有三两处人家。当年“声音相闻”、“往来霞水”(枚乘《梁王兔园赋》)的各色飞禽不见了,宫观楼台也已荡然无存。不言感慨,而今古兴亡、盛衰无常的感慨自在其中。从一句写到二句,极自然,却极工巧:人们对事物的注意,常常由听觉引起。一片聒噪声,引得诗人抬起头来,故先写空中乱鸦。“日暮”时分,众鸟投林,从天空多鸦,自可想见地上少人,从而自然引出第二句中的一派萧条景象。

  诗人在远望以后,收回目光,就近察看,只见庭园中的树木,繁花满枝,春色不减当年。就象听到丁丁的伐木声,更感到山谷的幽静一样,这突然闯入他的视野中的绚丽春光,进一步加深了他对梁园极目萧条的印象。梁园已改尽昔日容颜,为什么春花却依旧盛开呢?“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诗人不说自己深知物是人非,却偏从对面翻出,说是“庭树不知”;不说今日梁园颓败,深可伤悼,自己无心领略春光,却说无知花树遵循自然规律,偏在这一片萧条之中依然开出当年的繁花。感情极沉痛,出语却极含蓄。

山房春事


【赏析四】

  梁园又名兔园、梁苑,俗名竹园,西汉梁孝王刘武所建,故址在今河南省商丘县东,周围三百多里,汉代枚乘、梁江淹各作有《梁王兔园赋》;直到唐代,梁园还是著名的游览之地,“诗仙”李白有“一朝去京国,十载客梁园”的诗句;“诗圣”杜甫也有“醉舞梁园夜,行歌泗水春”的诗句;可见梁园是为人向往的繁华胜地。安史之乱时,梁园惨遭兵燹,岑参即此,眼前亭台瓦砾、园囿荆榛的荒凉破败之景触动了他怀古伤今的情怀,于是便写下了这首诗。


【赏析五】

  “夕阳西下,黯淡的余晖笼罩着空寂的梁园,昔日车水马龙、士女云集的热闹景象再也不复见了,只剩下一群乌鸦,在冷冷清清的园中漫无目的地飞来飞去。极目四望,昔日延亘数十里的宫观楼台,已经荡然无存,只有稀稀落落的三两人家,破败不堪地散落在这片荒凉的废墟之上。一切都变了啊!唯有庭院中这棵老树没变,春回大地的时候,它还会开出满树的花朵,还和从前一样绚烂、辉煌。难道它不知道,昔日园中的帝王将相、公子王孙、文人游客……都一一尽去了吗?它无知无觉地盛开,还会有谁来欣赏呢?……”

  首句用“日暮”、“飞鸦”的意象,给人一种荒凉、惆怅、压抑的感受;次句的“极目”突出梁园面积的广大,“三两家”又显出残存的人家少,两相对照之下,更显出景象的破败与“萧条”。这两句宛如一个电影长镜头,为读者展现出一幅满目萧条、荒凉颓败的梁园黄昏“全景图”,以哀景写哀情,加深了诗歌苍凉、惆怅的怀古之情。

  后两句是梁园黄昏的“特写镜头”:庭树自然是毫无感情的,它的“不知”恰恰反衬出诗人的多情“善知”;繁盛绚丽的“旧时花”,与荒凉冷落的“今日园”形成鲜明的对照,更突出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盛景难再的历史感慨。不言吊古,而吊古之情已寓于言外;不言伤今,而忧怀国事之情已融入景中。老到圆熟的反衬,情景交融,突出了诗歌抑郁、沉痛的伤今之意。

  沈德潜在《唐诗别裁》中赞许这首诗说:“后人袭用者多,然嘉州实为绝调”。晚唐诗人韦庄《台城》诗云:“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似乎就是受了这首诗的影响。

  岑参的《山房春事》共有两首,但不能视其为“组诗”,因为这两首诗题材不相同,内容也不相关,风格也不协调,想是后人为了辑录方便,才将它们放在一起的。如果按一般诗歌“望题知意”的规律,这首怀古诗的题目似乎应该是“梁园”或“庭树”才更贴切。不像第一首:“风恬日暖荡春光,戏蝶游蜂乱入房。数枝门柳低衣桁,一片山花落笔床。”句句都紧扣题目。是后人在辑录的时候张冠李戴了?还是诗人别有深意?抑或是诗人根本没做过这首诗,是别人附在《山房春事》原作之后的“伪作”?……这些问题还是留给考据学家去研究吧!我们只要能体会出,一个寂寞惆怅的诗人,在暮鸦乱飞的梁园废墟上,在开满鲜花的庭树下,感慨过,忧伤过——就足够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