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诗词名句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王维《使至塞上》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王维的诗 边塞诗 赞美诗 描写小河的诗 时间:2016-07-18

【原文】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译文】

  轻车要前往哪里去呢?出使地在西北边塞。象随风而去的蓬草一样出临边塞,象振翮北飞的归雁一样进入边境。浩瀚沙漠中醒目的烽烟挺拔而起,长长的黄河上西下的太阳圆圆的。到了边塞,只遇到留守部队,原来守将们正在燕然前线。


【赏析一】

  开元二十五年(737)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战胜吐蕃,唐玄宗命王维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出塞宣慰,察访军情。这实际是将王维排挤出朝廷。这首诗作于赴边途中。

  “单车欲问边”,轻车前往,向哪里去呢?“属国过居延”,居延在今甘肃张掖县西北,远在西北边塞。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诗人以“蓬”、“雁”自比,说自己象随风而去的蓬草一样出临“汉塞”,象振翮北飞的“归雁”一样进入“胡天”。古诗中多用飞蓬比喻漂流在外的游子,这里却是比喻一个负有朝廷使命的大臣,正是暗写诗人内心的激愤和抑郁。与首句的“单车”相呼应。万里行程只用了十个字轻轻带过。

  然后抓住沙漠中的典型景物进行刻画:“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最后两句写到达边塞:“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到了边塞,却没有遇到将官,侦察兵告诉使臣:首将正在燕然前线。

  诗人把笔墨重点用在了他最擅胜场的方面──写景。作者出使,恰在春天。途中见数行归雁北翔,诗人即景设喻,用归雁自比,既叙事,又写景,一笔两到,贴切自然。尤其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联,写进入边塞后所看到的塞外奇特壮丽的风光,画面开阔,意境雄浑,近人王国维称之为“千古壮观”的名句。边疆沙漠,浩瀚无边,所以用了“大漠”的“大”字。边塞荒凉,没有什么奇观异景,烽火台燃起的那一股浓烟就显得格外醒目,因此称作“孤烟”。一个“孤”字写出了景物的单调,紧接一个“直”字,却又表现了它的劲拔、坚毅之美。沙漠上没有山峦林木,那横贯其间的黄河,就非用一个“长”字不能表达诗人的感觉。落日,本来容易给人以感伤的印象,这里用一“圆”字,却给人以亲切温暖而又苍茫的感觉。一个“圆”字,一个“直”字,不仅准确地描绘了沙漠的景象,而且表现了作者的深切的感受。诗人把自己的孤寂情绪巧妙地溶化在广阔的自然景象的描绘中。《红楼梦》第四十八回里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象是见了这景的。要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这就是“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又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这段话可算道出了这两句诗高超的艺术境界。

使至塞上


【赏析二】

  王维(701——761),字摩洁,蒲州(今陕西省永济县)人。开元九年(721)进士。曾一度奉使出塞,此外大部分时间在朝廷任职,官至尚书右丞。作品有《王右丞集》。

  开元二十五年(737),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战胜吐蕃,唐玄宗命王维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出塞宣慰,察访军情。实际是借此机会将王维排挤出朝廷。这首诗就是诗人赴边途中所作。

  首联:“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 首先交待了为什么写这首诗,以及写作这首诗的地点。“问边”,是本次出使的目的,奉命出使边塞慰问塞上戍边将士。“单车”,是说随从少,仪节规格不高,流露了诗人内心的失意和不快的情绪。而后一句说身过“居延”这特殊的地域,则成为诗中描绘的风光景物的根据。

  颔联:“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 此二句包含多重意蕴。由“归雁”可知,这次出使边塞的时间是春天。“征蓬出汉塞”,枯干的蓬草在春风中纷飞飘卷,故称“征蓬”。这一句是诗人借蓬草自况,写内心深处的飘零之感。古诗中说到蓬草,大多是借以自叹身世。如曹植的《杂诗》(其二)所谓“转蓬离本根,飘飖随长风”,就是著名的例子。本诗中的“出汉塞”恰与诗人此行相映照;而且,这三个字异国他乡的情味甚为浓厚,这就加深了诗人心中的飘零之感。去国离乡,感情总是复杂万端的,不管是出于有家难归、有国难投的情势,还是像本诗中所写是因为负有使命,总之,诗人本次出使,固然是心境不佳,没有什么好的心绪。

  作品在表现手法上采用的是两两对照的写法。“征蓬”于诗人,是正比,而“归雁”于诗人则是反衬。在一派春光中,群雁北归旧地繁衍生息,是其生存规律使然,诗人迎着漠漠风沙象蓬草一样飘向塞外,景况自然不同。

  颈联:“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两句是在写景,这两句诗所描写的景象境界弘大,气象浑厚。这一联由两个画面构成,第一个画面是“大漠孤烟”。诗人置身于大漠,展现在眼前的是这样一副黄沙莽莽,苍天无际的浩瀚。昂首远望,不见草木,断绝行旅,但见长天尽头有一缕孤烟在升腾,为这边塞荒漠骤然增添了一点生气。那是烽烟,它告诉诗人,此行快要到目的地了。烽烟是边塞的典型景物,“孤烟直”,突出了边塞气氛。从画面构图的角度说,在碧天黄沙之间,添上一柱白烟,成为整个画面的中心,自是点睛之笔。《坤雅》:“古之烟火,用狼烟,取其直而聚,虽风吹之不斜。”清人赵殿成说:“亲见其景者,始知‘直’字之佳。”这又是从用字上说。

  另一个画面是“长河落日”。这是一个特写镜头。时值傍晚,诗人俯瞰婉蜒的黄河故道,落日低垂河面,河水闪着粼粼的波光。这是怎样美妙的时刻啊!诗人只标举一个“圆”字,即准确地说出河上落日的奇观。使人仿佛置身于其中,领略“日月之行,若出其中”的境界,这就平添了河水吞吐日月的宏阔气势,从而整个画面更显得雄奇瑰丽。

  尾联:“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两句诗人以事作结,询知都护此时所在,从“候骑” 口中得知“在燕然”,诗人的使命也即将完成。诗的收束,顺其自然。

  从行文角度看,这首诗虽是纪行,但或抒发内心感慨,或叙异域风光,一路写来,都给人一种自然天成之感。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两句诗极其出色,历来被传诵为写景的名句。


【赏析三】

  现在是开元二十五年(737)的春天,我近来隐约感受到了我处境的尴尬,似乎朝廷有意要将我排挤,终于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战胜吐蕃,这使我分外激动,但是另一方面我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并且最终发生了,唐玄宗命命我以监察御史的身份出塞宣慰,察访军情。名义上这是出使边塞,实际上却是我远离朝廷的开始,于是我踏上了漫漫黄沙之路。

  在我的前方等待我的将是怎样的一个情景呢?漫天飞舞的狂沙如同金子般洒落在人烟稀少的土地上。前方的路很遥远,等待的征尘很漫长,我热爱这片土地,热爱广漠的黄沙。一辆轻车载上我的激情和热情,我就将出发去那神圣的西北边塞,慰问我的战士,感受保家卫国的光荣。我愿自己象随风而去的蓬草一样出临“汉塞”,象振翮北飞的“归雁”一样进入“胡天”。带着内心的激愤和抑郁,负着肩上的责任和使命,从关中平原翻山越岭,经过尽艰辛的跋涉,一步步的走出唐关汉塞。真可谓踏破无数木屐,走遍万里行程。茫茫的边塞展现给我的是怎么样的一个画面啊!置身于广袤的土地上。映入我眼殓的只有两个镜头:大漠古烟和长河落日。烟何来“直”,我时常感慨人的渺小,如今身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漠,种种感慨更是油然而生。望不到尽头,穿不透边际的沙漠上,惟有烽火台燃起的那一股袅袅升起浓烟就显得格外醒目也分外孤单,似乎有直入云霄的气势。落日何谓“圆”,从天滚滚而来的黄河之水划过这寂静孤傲的大漠,恰似绵长的马群咆哮而过,留下一蹄烟云。泛黄的天空,孤伤心情,伴随着一轮塞外的圆日,仰首长望,日永远都是圆的,而此时此刻的太阳映照着茫茫黄沙,时刻撞击着我的忧郁和悲伤,显得是那样圆而又圆的那样落寞。为何这一轮圆日尽是夕阳西下而非旭日东升呢?莫非如同我此刻的心情?虽说身为人臣,君让往西,臣不敢赴东。然而我却是带着遭受排挤的苦闷奔赴边塞的,前途茫茫,敢问路在何方?待到萧关,从侯骑口中打听到大军统帅已亲临前线,战事已推进一步,边疆的统帅正率兵虎据燕然,镇守着祖国的西北边陲。我的心情开始狂喜同时又指责自己,是排挤又如何呢?我不是亲耳听到了这振奋人心的消息了吗?

  不管路在何方,我将用满腔热情赞美祖国的河山,歌颂这茫茫黄沙飞舞,闪耀着金子般光芒的土地。

使至塞上


【赏析四】

  本诗通过写诗人出使塞上的旅程以及旅程中所见的塞外风光,表达了诗人由于被排挤而孤独、寂寞,悲伤、飘零的孤寂心情以及在大漠雄浑的景色中,情感得到熏陶、净化、升华后产生的慷慨悲壮之情,显露出一种豁达情怀。

  诗中既反映了边塞生活,同时也流露出作者对都护的赞叹。表达了诗人的抑郁、愤闷、孤独、寂寞之情,和希望边疆平定的感情。


【赏析五】

  王维的山水诗活泼清新,富于优美情调。他的《汉江临泛》格调清新,意境优美,在描绘景色中,充满了乐观情绪,给人以美的享受。但是他也善于写作边塞诗,他的边塞诗慷慨激昂,显示出英雄气概和爱国热情。不过这首《使至塞上》与一般的边塞诗不同,少了一丝凄凉,多的只是作者内心幽微的感觉罢了。

  “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这是一个比喻句,作者把自己比喻成“征蓬”和“归雁”,说明了自己内心的孤独抑郁之情,古代的许多诗人也曾用过这两样事物自比,表达自己内心的抑郁之情。它表达了一种淡淡的失意情绪。

  后两句则是以传神的语言,描绘了在边塞见到的奇丽壮观的景象,被近代学者王国维称作“千古壮观”的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有一丝悲凉的意味,一个“孤”字,暗示了大漠的荒寂,所以这缕狼烟在大漠中特别显眼;一个“直”字,暗示了大漠的死气沉沉,甚至于连一丝风都没有。后面的一句的亮点主要是落日。加深了大漠的苍凉。

  最后一句叙述了边塞将士紧张的战斗生活,说明了他们休息的时间很少,整日在“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的环境里生活,只能“晓战随金鼓,消眠抱玉鞍。”所以作者在他的另一首《少年行》中这样赞美他们,“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