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诗词名句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贾岛《题李凝幽居》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写月亮的诗 描写鸟的诗词 时间:2016-07-16

【原文】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译文】

  附近没有人家为邻,一切是那么闲适宁静,一条长满青草的小路,通向了庞杂荒芜的庭院。月光皎洁,万籁俱寂,鸟儿栖息在池边的树上,一位僧人披一身月色,深夜来访,敲响了这座庭院的门。没想到主人不在,往回走的路上,过了桥格外引人注目的是风光秀丽的原野景色,夜风轻拂,天上的云随风飘移,仿佛山石在移动。我这只是暂时回去,过一段时间再来,共同归隐的约定,我是不会失言的。


【赏析一】

  这诗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一联著称。全诗只是抒写了作者走访友人李凝未遇这样一件寻常小事。

  首联“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诗人用很经济的手法,描写了这一幽居的周围环境:一条杂草遮掩的小路通向荒芜不治的小园;近旁,亦无人家居住。淡淡两笔,十分概括地写了一个“幽”字,暗示出李凝的隐士身分。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是历来传诵的名句。“推敲”两字还有这样的故事:一天,贾岛骑在驴上,忽然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初拟用“推”字,又思改为“敲”字,在驴背上引手作推敲之势,不觉一头撞到京兆尹韩愈的仪仗队,随即被人押至韩愈面前。贾岛便将做诗得句下字未定的事情说了,韩愈不但没有责备他,反而立马思之良久,对贾岛说:“作‘敲’字佳矣。”这样,两人竟做起朋友来。这两句诗,粗看有些费解。难道诗人连夜晚宿在池边树上的鸟都能看到吗?其实,这正见出诗人构思之巧,用心之苦。正由于月光皎洁,万籁俱寂,因此老僧(或许即指作者)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就惊动了宿鸟,或是引起鸟儿一阵不安的噪动,或是鸟从窝中飞出转了个圈,又栖宿巢中了。作者抓住了这一瞬即逝的现象,来刻画环境之幽静,响中寓静,有出人意料之胜。倘用“推”字,当然没有这样的艺术效果了。

  颈联“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是写回归路上所见。过桥是色彩斑斓的原野;晚风轻拂,云脚飘移,仿佛山石在移动。“石”是不会“移”的,诗人用反说,别具神韵。这一切,又都笼罩着一层洁白如银的月色,更显出环境的自然恬淡,幽美迷人。

  最后两句是说,我暂时离去,不久当重来,不负共同归隐的约期。前三联都是叙事与写景,最后一联点出诗人心中幽情,托出诗的主旨。正是这种幽雅的处所,悠闲自得的情趣,引起作者对隐逸生活的向往。

  诗中的草径、荒园、宿鸟、池树、野色、云根,无一不是寻常所见景物;闲居、敲门、过桥、暂去等等,无一不是寻常的行事。然而诗人偏于寻常处道出了人所未道之境界,语言质朴,冥契自然,而又韵味醇厚。

题李凝幽居


【赏析二】

  此诗以“推”、“敲”一联著名,至于全诗,因为题中用一“题”字。加上诗意原不甚显,故解者往往不得要领,讥其“意脉零乱”。我们且不管那个“题”字,先读尾联,便知作者来访李凝,游览了他的“幽居”,告别时说:我很喜欢这里,暂时离去,以后还要来的,绝不负约。

  由此可见,认为作者访李凝未遇而“题”诗门上便回,是不符合诗意的。先读懂尾联,倒回去读全篇,便觉不甚僻涩,意脉也前后贯通,不算有句无篇。


【赏析三】

  贾岛(779——843),字阆仙,范阳(今北京附近)人。早年出家为僧,法名无本。还俗后,屡仕不第。后以诗投韩愈,与孟郊、张籍、姚合往还酬唱,诗名大著,因还俗应进士考。由于出身卑微,不被录取,失意之余吟诗讥诮,被称为举场“十恶”。五十九岁时坐罪贬长江(今四川省蓬溪)主簿。后迁普州(今四川省安岳县)司仓参军。

  贾岛以苦吟著称,作品大多写些闲居情景,或临摹自然风物,很少涉及国家政事和民生疾苦。作品有《长江集》传世。

  作品描叙的是一件走访友人“幽居”未遇这样一件寻常小事,表达的是一种悠闲自得的情趣和对隐逸生活的向往。

题李凝幽居


【赏析四】

  贾岛《题李凝幽居》涉及到几乎家喻户晓的一个故事。据《唐诗纪事》卷四十记载,贾岛在长安等待应举,某日,骑驴上街,忽得“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二句诗,初拟用“推”字,又改为“敲”字,并在驴背上引手作“推敲”之势,不经意之间冲犯了当时任京兆尹(京兆尹,中国古代官名,为三辅即治理京畿地区的三位官员,即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之一。相当于今日首都的市长)的韩愈的仪仗队,当即被捉问。贾岛如实作了回答。韩愈立马思之良久,对贾岛说:“作‘敲’字佳矣。”二人遂结为诗友。这段故事,后来成为文学创作中讲究斟酌字句的佳话,而且“推敲”从此也就成了为了脍炙人口的常用词(用来比喻做文章或做事时,反复琢磨,反复斟酌之意)。贾岛的《题李凝幽居》这首五言律诗从内容上看,只是写他拜访友人未遇这样一件活琐事,但却流传千古。“李凝”就是贾岛的友人,生平不详。“幽居”即指隐居处。

  首联写道:“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邻并”一起居住的邻居。这一联的意思是说,幽闲地住在这里,却很少有邻居往来,只有一条杂草遮掩的小路通向荒芜的小园。其中,“闲”的意义就是心境的空闲,生活的闲适趣味。与刘禹锡《陋室铭》中的“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相对照。表现出了诗人安贫乐道的隐逸情趣。特别是诗人把“闲”字和“荒”字结合,不但表明了闲适的生活,环境的幽静,也暗示了朋友的隐居。同时,诗歌首先照应标题《题李凝幽居》中的“幽居”,开篇点题,突出重点,为后面的描写抒情铺垫。

  接着颔联承上而来,诗人写道:“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这一联的意思是说,鸟儿歇宿在池边的树上,归来的僧人正在月下敲响山门。这一联描写诗人步入幽居所见所闻的景色。其中“僧”是自称,因为诗人早年曾皈依空门。这是“荒园”的景色,诗人捕捉稍纵即逝的瞬间景致,把动态和声响结合,在一高一低和一动一响中,描绘出了一个和谐的境界。情景结合,意蕴丰富,这也不乏给我们以无尽的想象空间。比如,“鸟宿池边树”中,你怎么知道夜晚有鸟?联系下句,也许就是敲门之声惊动了已经进入梦乡的鸟,或者叽叽喳喳叫起来,或者因惊而飞。同时,这一联意象特别紧密,有“鸟”、“池”、“树”、“僧”、“月”、“门”等几个意象,并用一个“宿”字和一个“敲”字关合,形成了一个极为幽静的境界。

  因为诗人没有遇到朋友李凝,就回走,所以,颈联承上而转,诗人写道:“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野色”即原野上的景色。“移石动云根”指山顶云脚腾挪飘移,仿佛山石在移动。“云根”即古人认为云生在山石上,石为云根。这一联的 意思是说,走过小桥呈现出原野迷人的景色,云脚正在飘动,好像山石在移动。这里,诗人写回归路上所见,从而描绘了一幅十分优美的图画:月光照耀下的原野,色彩斑斓,晚风轻拂,云脚飘移。可以说,其中的“分”和“动”两个动词,将其中的几个意象结合起来,在动静结合中,给人亦幻写真,亦真亦幻,亦虚亦实的感受。这样描写,更加突出了山居月色的迷离,环境清幽的特定氛围。

  尾联写道:“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这一联是“合”,也是抒情,点出全篇主旨。“幽期”即归隐所约的日期。“不负言”即不违背约定。意思是说,我暂时要离开这里,但不久还要回来,要按照约定的日期与朋友一起隐居,决不食言。其中“暂去” 和“不负言”,不但表现了诗人迷恋友人幽居美迷人景色,而且透露出对隐逸生活无比神往。在诗人现在看来,现在暂且离去,不久当会重来,一定不负共同归隐的相约。我们可以从这里看出诗人对朋友的真诚之情,以及对官场的厌恶之感。

  在艺术上,首先,白描手法的运用。可以说,描写精当,表意明显。其次,用词精巧。诗中“宿”、“敲”、“分”、“移”、“动”等字,经过精心锤炼,表意十分精到。再次,中间两联对偶手法的运用,增强了诗歌的内蕴之美。


【赏析五】

  这首诗流传甚广,特别是第二联“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因为与唐代大文豪韩愈搭上了关系,几乎无人不知,故事的版本很多。总之,贾岛对诗中“敲”字处,用“敲”字好呢,还是用“推”字好呢,拿不定主意,在路上用手作反复推、敲状,同时口里还念念有词,并因此而冲撞了韩愈。韩愈以为用“敲”字好,贾岛采纳了韩愈的意见。这个故事也就是成语“推敲”的来历。

  第一联:“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写李凝的居所是单门独户,住在这一带的人不多。“少邻并”,即左邻右舍不多。“并”可以理解为“聚居”;“少”,不多之意,甚至可以理解为“无”。由于很少有人来往,一条小草茂盛的小径,一路通到杂草丛生的庭院。这一联明写李凝住处的荒芜,实则表现他住处的幽僻。

  第二联:“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诗人选取了一个典型的时间——晚上。宿鸟入静,万籁俱寂;月光如流水一般铺撒在这荒僻的树草上、池塘里,凄清、冷寂;几声“咚、咚、咚”的敲门声,在这沉寂的野外,显得格外清亮。这一联贾岛运用以动衬静的手法,从声音的角度突出李凝住所的幽寂。

  第三联:“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贾岛是苦吟诗人,他的诗作险奥而富于功力。这一联对仗工整,用词新奇,含蕴深厚,最能体现这种特色。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贾岛站在李凝幽居的檐下,幽居在云朵之上,或在云块之中,“荡胸生层云”;古人以为云生于山石,似乎移动石头就移动了云的根本。放眼远眺,回想来时经过狭窄小桥时的感受,只觉得小桥将偌大的山野分成截然的两半,一半是人间,一般就是幽境。幽居不仅偏僻,而且构筑在深山之中,——还是突出一个“幽”字。

  第四联:“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前面三联分别从李凝幽居的“幽僻”“幽寂”幽深“三个方面表现幽居的”幽“,从而表达了贾岛对隐逸生活的向往,对隐士李凝的钦慕之情。这样第四联就水到渠成地发出感慨:我此次回去,以后还要再来。

  贾岛还有一首《寻隐者不遇》的绝句:山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诗作以一棵松树——也许是一颗古松作为观察点,通过与童子的对话来表现隐者生活环境的幽深,隐者生活无拘无束,自由自在。《题李凝幽居》则以李凝的居所作为观察点。两首诗都没有正面描写隐士,而隐士的生活却被写得令人神往。如果将两首诗互相参照,对比品味,也许会更准确地把握它们的意境之美,技巧之工。这种虚实相生的烘托手法,可谓:烟云深处龙鳞现,花草丛中玉女藏。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