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古诗大全

“问人间,英雄何处。”朱敦儒《水龙吟·放船千里凌波去》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朱敦儒的诗词 关于船的诗 时间:2016-09-13

【原文】

  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嵩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

  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报国,可怜无用,尘昏白羽。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


【译文】

  船行千里,至吴地,江南风光勾起往事回想,忍不住回首瞻眺。只见乌云密布,风雨欲来,江面上波浪翻腾,众水汇流向东。自北南下,哀痛国土沦亡,虽然胸怀报国壮志,年华却已是暮年。思念起在洛阳隐居的日子,有如南柯梦一样短暂逝去。

  回首北方,金兵未能扫灭,世间的英雄在哪?不是没有以奇谋报国的英雄,只是朝廷昏庸,当年英雄们都同诸葛亮一样,落个“尘昏白羽”,出师未捷身先死。当年晋军攻吴,尚有铁锁横江,如今金兵南侵,气势有如“锦帆冲浪”的晋军,毫无防设的南宋,最终也会落个孙郎的下场。报国无门,无可奈何地用船桨打着拍子,唱着悲凄的《梁甫曲》,泪水如雨流下。


【赏析一】

  朱敦儒的词,从题材和内容看,大抵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写他早期的清狂生活和闲适心情的,另一类是写他忧国伤时,抚今思昔的。这首《水龙吟》就是属于他后一类作品的代表之一。

  宋钦宗靖康元年(1126),金兵大举南侵,洛阳、汴京一带,均遭兵燹。不久,汴京沦陷。朱敦儒携家南逃,先到淮海地区,后渡江至金陵。又从金陵沿江而上,到达江西。再由江西南下广东,避乱南雄(今广东南雄县)。这首词具体写作年月虽不可考,但从词的内容看,似是他离开淮海,沿江东下金陵时所作。

水龙吟


【赏析二】

  词以放船凌波开始,通过江上风光的描写拓开境界,抚今怀古,将叙事、抒情、议论有机地组合起来,将个人身世之感与对国家民族的深情挚爱融为一体,风格豪放悲壮。


【赏析三】

  词一开始就以雄健之笔描绘了一个开阔的水面境界:放船千里,凌波破浪,烟波浩淼。“略为吴山留顾”,从侧面点明他此次离开汴洛一带南来,不是为了“山水寻吴越,风尘厌洛京”(孟浩然《自洛之越》)。对明媚的吴中山水,他只是略为留顾而已。潜台词是说,他此次离乡背井,实在是因强敌入侵,迫不得已。“云屯”三句写长江水势。水府,本为星宿名,主水之官,此处借指水。“九”,泛指多数。“九江”,指长江汇合众流,浩浩荡荡,千里东流。境界何等旷远。然而这旷远的境界并未使作者襟怀开阔,反而“北客”一句转出个人身世之感。国步艰难,一身漂泊,“如今憔悴,天涯何处可销忧”。(朱敦儒《水调歌头》)“壮志未酬”,“此生老矣!”(朱敦儒《雨中花》)表现了一位爱国词人的忧愤,不是一般文人的叹老嗟卑,而是与国家兴废、民族存亡息息相关的。这正是作者思想境界的崇高处。

  下文由一“念”字领起,将生活镜头拉回到作者早年在洛阳隐居的时代。伊、嵩,指洛阳附近的伊阙、嵩山,这里代指洛阳一带。巢、由,指唐尧时的著名隐士许由、巢父,这里代指作者在洛阳隐居时的朋友。词人早年敦品励行,不求仕进。在北宋末年金兵南侵之前,朝廷曾征召他到京城,拟授以学官,他坚辞不就,自我表白说:“麋鹿之性,自乐闲旷,爵非所愿也。”(《宋史·文苑传》)他满足于诗酒清狂,徜徉山水的隐逸生活:“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漫与疏狂。曾批给雨支风敕,累上留云借月章。诗万首,酒千觞。几曾着眼看侯王?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朱敦儒《鹧鸪天》)这就很形象地描绘了他疏狂懒漫,傲视王侯,不求爵禄,不受羁绊的性格。现在当他身遭丧乱,落拓南逃的时候,回忆起过去那种令人神往的隐逸生活,犹如南柯一梦。真是“堪笑一场颠倒梦,元来恰似浮云。”(朱敦儒《临江仙》)梦醒得如此快,觉来无处追寻。他对过去隐逸生活的向往,其意义不在隐逸生活本身,而在于他的隐逸生活带有时代特色。封建时代,文人要隐居,必须有相对安定的社会环境。朱敦儒隐居伊、嵩时,北宋社会呈现出来的尽管是一片虚假的太平景象,但毕竟还能保住中原,人民生活基本安定,比朱敦儒写作这首词的时候所过的流离转徙生活要好得多。所以朱敦儒对过去隐居伊、嵩生活的怀念,其实质是希望赶走金兵,恢复中原,回到以前的那个时代去,是爱国家、爱民族的表现。

  正是这种国家民族之爱,所以下片一开始作者就站在爱国家、爱民族的高度,当此凌波南下之时,北望中原,痛感妖氛未扫,不禁发出了对英雄的渴求和呼唤。渴望有英雄出来扫净妖氛,恢复中原。上下两片,意脉相连。当时并非没有英雄。宗泽、李纲都力主抗金,收复失地,但都为投降派所阻。或忧愤成疾而死,或连遭排挤贬斥,无一得志。他想到眼前放船千里的地方,也正是三国时,蜀吴联军抗曹的故地。当年诸葛亮何等英雄,奇谋报国,指挥若定。因后主懦弱,佞臣误国,终于“尘昏白羽”,大业未成。隐喻自己也和其他英雄一样,虽有“壮心”,无奈“奇谋不用”,英雄无用武之地。这种心情,他在《苏幕遮》词中也曾表示过:“有奇才,无用处,壮节飘零,受尽人间苦。”进而由眼前的地域特点和国家形势联想到西晋灭吴的历史事实。当年吴主孙皓倚仗长江天险,以铁锁横江设防,仍然阻挡不住西晋大将王浚的楼船,锦帆冲浪,铁锁销熔,终于“一片降幡出石头”,“孙郎良苦”。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鉴古观今,作者在词中流露出对象东吴一样偏安江左的南宋小朝廷前途的担忧。下文“但”字一转,结束上文的论史,转入到以抒情作结。词人救亡有志,报国无门,他忧愤得敲打着船桨,作为击节,象诸葛亮那样唱着“梁父吟”,心潮激荡,“泪流如雨”,无可奈何。一位爱国词人的一腔忠义之情,抒发得淋漓尽致,而词情至此,也达到高潮。

水龙吟


【赏析四】

  词作上阙,以开阔之江面、开阔之境界引出个人身世之感怀;下阙,则抚今怀古,悲愁交加,呼唤人间英雄。作品之本身比较沉重,一种空有救国幻想、却难以实现救国愿望之情绪溢满纸张。尤以最后“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道出了作者最后无可奈何之忧愤心境,是为整首词中情感最高潮处。胡云翼先生称三国时诸葛亮好为梁父吟,而“作者以隐居南阳、关心天下事的诸葛亮自比”,恰当之至。

  再来看一段金庸大侠之小说,见《射雕英雄传》之第十三回“五湖废人”:

  “一阵轻风吹来,水波泊泊泊的打在船头,黄蓉随手荡桨,唱起歌来:‘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念伊蒿旧隐,巢由故友,南柯梦,遽如许!’唱到后来,声音渐转凄切,这是一首《水龙吟》词,抒写水上泛舟的情怀。她唱了上阕,歇得一歇。

  郭靖见她眼中隐隐似有泪光,正要她解说歌中之意,忽然湖上飘来一阵苍凉的歌声,曲调和黄蓉所唱的一模一样,正是这首《水龙吟》的下半阕:‘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奇谋报国,可怜无用,尘昏白羽。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泪流如雨。’远远望去,唱歌的正是那个垂钓的渔父。”

  这是黄蓉、郭靖在太湖与陆乘风见面之情形。陆乘风双腿残疾,但武功高强,隐居于太湖边之归云庄,属世外高人。正值世乱之时,陆乘风本已处处伤时感怀,忽然间,远处传来黄蓉自激昂转而凄切之“放船千里凌波去”歌声,心灵间之呼应瞬间便达成默契,知音一遇,此情此景之下,若不“飘来一阵苍凉的歌声”才怪。否则将大煞风景,枉费了郭靖眼中“山青水绿,天蓝云苍,夕阳橙黄,晚霞桃红……”之太湖风光。

  其实高人真乃金庸大侠也,他竟能把这么一首沉重婉转之词章恰如其分地镶嵌于武侠小说之情节当中,不服不行啊。


【赏析五】

  公元1127年春,金军攻破东京,宋钦宗亲至金营乞降,被扣。金军北返时,又把徽、钦二帝及宗室、后妃等三千余人作为俘虏带走,北宋宣告灭亡;6月,大将宗泽等拥护康王在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南)称帝,开始南宋,康王赵构即宋高宗,年号建炎。不久,由于金兵进犯,南宋迁都至临安(今浙江杭州)。这一年朱敦儒四十七岁。

  此前,朱敦儒一直隐居於洛阳,自由自在地做着“清都山水郎”,因外族入侵,迫使他不得不终止悠闲之隐居生活,被迫开始南奔。是年秋,至吴地,即今江苏一带,本还欲往浙东避难,但随局势发展,感觉两广应该更加安全,于是又自吴地掉头南下,沿长江进入江西。秋冬之季,朱敦儒在一处“众水汇流”之宽阔江面,感慨万千,写下了《樵歌》中最为关心国事之词:水龙吟(放船千里凌波去)。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