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古诗大全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杨炯《从军行》原文翻译与赏析

【原文】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

  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

  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译文】

  报警的烽火已经传到了长安,军情危急。壮士的心里难以平静。带着用兵的符信离开了都城,精锐的军队开赴敌人的巢穴。战斗正是激烈的时候,大雪纷飞,军旗上的彩画都凋残了,急风杂着鼓声呼啸着。宁愿作一名普通的百夫长浴血杀敌,也胜过作一个百无用处的书生啊?


【赏析一】

  这首短诗,写出书生投笔从戎,出塞参战的全过程。能把如此丰富的内容,浓缩在有限的篇幅里,可见诗人的艺术功力。

  首先诗人抓住整个过程中最有代表性的片断,作了形象概括的描写,至于书生是怎样投笔从戎的,他又是怎样告别父老妻室的,一路上行军的情况怎样,……诗人一概略去不写其次,诗采取了跳跃式的结构,从一个典型场景跳到另一个典型场景,跳跃式地发展前进。如第三句刚写了辞京,第四句就已经包围了敌人,接着又展示了激烈战斗的场面。然而这种跳跃是十分自然的,每一个跨度之间又给人留下了丰富的想象余地。同时,这种跳跃式的结构,使诗歌具有明快的节奏,如山崖上飞流惊湍,给人一种一气直下、一往无前的气势,有力地突现出书生强烈的爱国激情和唐军将士气壮山河的精神面貌。

从军行


【赏析二】

  “初唐四杰”的从军、出塞之作,表现知识分子立功边陲的壮志豪情,慷慨雄壮,令人感动,对盛唐边塞诗的高度繁荣和成熟,有一定的影响。杨炯的从军行,是代表作之一。

  《旧唐书·高宗纪》载:永隆二年 (681),突厥入侵固原、庆阳一带,裴行俭奉命出征。杨炯此诗当作于此时。

  这首诗借用乐府旧题“从军行”,描写一个读书士子从军边塞、参加战斗的全过程。仅仅四十个字,既揭示出人物的心理活动,又渲染了环境气氛,笔力极其雄劲。

  首联写边报传来,激起了志士的爱国热情。诗人并不直接说明军情紧急,却说“烽火照西京”,通过“烽火”这一形象化的景物,把军情的紧急表现出来了。一个“照”字渲染了紧张气氛。用夸张的手法写外患严重,情势危急,生动传神的把战事紧急的军情传递给读者,并引出下文。“心中自不平”,是由烽火而引起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不愿再把青春年华消磨在笔砚之间。一个“自”字,表现了书生那种由衷的爱国激情,写出了人物的精神境界。首二句交待了整个事件展开的背景。

  第三句“牙璋辞凤阙”,描写军队辞京出师的情景。“牙璋”是皇帝调兵的符信,分凹凸两块,分别掌握在皇帝和主将手中。“凤阙”是皇宫的代称。这里,诗人用“牙璋”、“凤阙”两词,显得典雅、稳重,既说明出征将士怀有崇高的使命,又显示出师场面的隆重和庄严。第四句“铁骑绕龙城”,显然唐军已经神速地到达前线,并把敌方城堡包围得水泄不通。“铁骑”、“龙城”相对,渲染出龙争虎斗的战争气氛。一个“绕”字,又形象地写出了唐军包围敌人的军事态势。五六两句开始写战斗,诗人却没有从正面着笔,而是通过景物描写进行烘托。

  颈联“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前句从人的视觉出发:大雪弥漫,遮天蔽日,使军旗上的彩画都显得黯然失色;后句从人的听觉出发:狂风呼啸,与雄壮的进军鼓声交织在一起。两句诗,有声有色,各臻其妙。诗人别具机抒,以象征军队的“旗”和“鼓”,表现出征将士冒雪同敌人搏斗的坚强无畏精神和在战鼓声激励下奋勇杀敌的悲壮激烈场面。

  诗的尾联:“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直接抒发从戎书生保边卫国的壮志豪情。艰苦激烈的战斗,更增添了他对这种不平凡的生活的热爱,宁愿做个下级军官驰骋沙场,为保卫边疆而战,也不愿作置身书斋的书生。表达了诗人忠贞的报国之心。


【赏析三】

  很有个性的杨炯自称“耻在王后,愧在卢前”,这种对于“初唐四杰”王杨卢骆的排名看法既谦虚又不谦虚。毕竟卢照邻的年纪比自己大,所以位居其前自己也觉得羞愧,但是年龄与自己不相上下的王勃居然排在自己前面,这自然更会引发内心的不平,因而觉得是一种耻辱。排名的力量完全是由在乎它的人产生的。当然,王杨卢骆的排名次序也是世人依据四人的才情排定的,想要扭转那可非得拿出一点真功夫才行。杨炯的诗句豪情有余,深情不足,这是他诗歌成就落在王勃之后的最重要的原因。后来的杜甫都自然而然地说“王杨卢骆当时体”,也可视作一个评判依据吧。

  杨炯所写的诗不多,基本上是五古和五律,且多在赠答酬唱中书写个人的抱负。这首《从军行》是借用乐府旧瓶装了初唐的新酒。首联起事,因事起情。胡人入侵,边庭告急,一“照”字写出国事的严重。作为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诗人,内心自然生发出“不平”之气。诗歌一开始就将读者带进了一种战争一触即发的紧张氛围当中。我们甚至可以看到,诗人闻知消息,愤然离座,按剑冲出家门,准备从军作战。颔联写朝廷调兵遣将,军队浩浩荡荡开往边关。从长安到龙城亦有千里之遥,诗人不写行军只劳苦,只以慷慨一“辞”、盛大之“绕”两字描绘出浩荡雄武的军威。这两句是以全知视角叙述的,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诗人编籍行伍随师出征的激动和豪迈。颈联写作战,完全从侧面来表现战斗的惨烈和悲壮。表面上写风雪,实际上写战斗。写雪之大,大道它剥落了军旗上的图画,写风之猛,猛到它裹挟所有的军鼓声、呐喊声,盘旋着,辐射着。战争的结果究竟怎么样?诗人并没有告诉我们,他只是说:宁可做一名百夫长,也不做一个书生。话语间表达出革命英雄主义的豪情,体现了十足的初唐气象。

  就艺术形式而言,这首比较成熟的五律起句自然,颔联和颈联豪放得有些失控,雕琢得有些粗糙,尚未彻底从齐梁诗风里干干净净地走出来。只有结句气势好一些,能给人内心的感发与震动。

从军行


【赏析四】

  烽火在古代意味着战争的爆发,诗人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士兵为国杀敌,自己却冷落他乡,对一个爱国的志士来说怎能不有满腔的悲愤呢?“牙璋辞凤阕,铁骑绕龙城”行军之快,“牙璋”象怔着军权。

  诗人当然心中充满了羡慕。将帅能统领千军,一个士兵也能驰骋疆场,文人并不一定没什么不好的,同样的能报效祖国,可在那个时代,文人的命运是多么的坎坷,常常遭到别人的猜忌。闲置。被贬。从军虽然苦痛,环境恶劣“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但还能有施展一些抱负的可能,诗人的满腹大悲愤无处述说,“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诗人并不是有意在贬低书生,而是在为书生不平而鸣。更主要的诗人有一颗强烈的热爱国家的心,渴望为国家施展自己的壮志。通观全诗用语自然而然完全是感情的自然流露,如“心中自不平,”时时都流露出诗人被受压抑排挤的慨叹。


【赏析五】

  杨炯(650—约695),初唐著名诗人,与王勃、骆宾王、卢照邻齐名,世称“王、杨、卢、骆”为“初唐四杰”。其人恃才傲物,自称“愧在卢前,耻于王后”。后因讥刺朝士的矫饰作风而遭人忌恨,武后时遭谗被贬为梓州司法参军。五言律诗《从军行》是杨炯的代表作之一。《从军行》是乐府《相和歌平调曲》旧题,内容都写军旅战争。这首诗歌,就是写烽火报警,壮士振奋,将军率师辞阙,鏖战边塞的情景,同时也表现了诗人不畏边地的艰辛,抒发了投军保家卫国情感。

  首联“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烽火”即古代边防报警的信号。在古代诗歌中,也用来代指战争。“西京”指长安。“照”可以解作“逼近”或者“传到”义。“不平”即“难以平静”之意。这两句的意思是说,边塞战争信息“照”(传到)到长安,诗人的心中产生了不平的愤慨。这里,诗人首先运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通过“烽火照西京”不但表现出边塞军情紧急,而且也暗示了唐军这次挥师出兵是正义,也是自卫之举。其次,下句“心中自不平”中,一个“自”字,表明诗人在国家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之时,心中不由自主地产生义愤填膺之慨。这里,诗人通过客观事件和主观情感的结合,不但提高诗歌的审美意蕴,而且为表现了诗人投笔从戎、杀敌报国的决心做了铺垫。

  颔联“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这一联紧承上联而来,描绘了唐军出发时的义无反顾的英姿和直捣敌巢的压顶气势。“牙璋”即调兵的符牒。牙璋一般是由两块合成,朝廷和主帅各执其半,嵌合处呈齿状,所以称为“牙璋”。诗人在用“牙璋”指代奉命出征的将帅。“凤阙”即汉武帝所建的建章宫上有铜凤,故称凤阙。后来用“凤阙”指帝王宫阙。“铁骑”即精锐的骑兵,这里指唐军。“绕”即围,或者围住之意。“龙城”即汉时匈奴大会祭天之处,故址在今蒙古国鄂尔浑河东侧。这里泛指敌方要塞。这一联的前句“牙璋辞凤阙”,诗人用“牙璋”暗示了这次出兵将士们肩负着保家卫国之重任。其中的一个“辞”字,不但有“辞别”之意,也暗示着保家卫国是“义不容辞”责任。下句“铁骑绕龙城”,其中“铁骑”两字,不仅显示了唐军军力的强大,锐不可挡的气派,而且隐含了诗人对这次出征充满必胜的自信,也表现出藐视敌人的大无畏英雄气概。特别是诗人用一“绕”字,不但形象地描写了唐军迅猛抄袭顽敌、伏兵四起的情景,而且使人产生唐军必胜的感受,从而表现出诗人对将士们的英勇顽强的赞美之情。

  颈联“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这里诗人承上颔联而转,由写人转入写景,重点刻画唐军将士不畏苦寒而鏖战疆场的场景。其中,“凋”的原意是草木枯败凋零,这里用来描写期指失去了鲜艳的色彩。“杂”即“多”之义。“鼓声”在古代战争中,往往是“擂鼓进军。鸣锣收兵”。《左传·曹刿论战》中就写到:“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一联的意思是说,大雪飞扬,遮天蔽日,旗帜上的彩画在风雪交加中变得暗淡不清,但是,将士们尽管冰雪凝甲,仍然顶着呼啸的北风擂响战鼓奋力拼杀,勇往直前。从写作方法来说,“雪暗凋旗画”是从视觉来描写的;“风多杂鼓声”是从听觉来写的。诗人从视听两个角度极力描写将士们血洒疆场的艰难困苦的环境,来烘托战士高昂的斗志,抒发了将士们激越难抑的报国热情。

  尾联“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这是诗人情感的集聚,是律诗的“合”。“百夫长”泛指下级武官,也就是低级军员。这一联的意思是说,宁愿做一个低级军官,也不愿意作一无用的名书生。古人云:“百无一用是书生。”是的,在国家危难时刻,诗人借此表现出自己冲破现状的积极生态度。从内容上说,表现出诗人报国之志,决心干一番保家卫国的事业。其次,从诗歌的结构来说,尾联与首联“心中自不平”遥相呼应,不但言志抒怀,而且延伸发展,由“不平”而“为百夫长”,坚定了诗人报国的意志和决心。可以说,诗人这里不是“以景结情”,而是在直抒胸臆中,将全诗感情的高潮推向了极致,也把一个充满血肉而富于爱国情感的主人公的形象描写出来,跃然纸上。

  总之,这首诗歌诗人在感情奔腾激越中,表现出自己的爱国主义之志。在艺术上,不但跌宕婉转、起伏有致,而且对仗工整(全诗有三联形成对仗),语言明快简练,句法多变,而又浑然一体。所以,王夫之高度赞赏杨炯“裁乐府作律,以自意起止,泯合入化”。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