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诗词 > 古诗大全

《国风·周南·桃夭》原文翻译与赏析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6-16

【原文】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译文】

  桃花怒放千万朵,色彩鲜艳红似火。这位姑娘要出嫁,喜气洋洋归夫家。

  桃花怒放千万朵,果实累累大又多。这位姑娘要出嫁,早生贵子后嗣旺。

  桃花怒放千万朵,绿叶茂盛永不落。这位姑娘要出嫁,齐心协手家和睦。


【赏析一】

  《桃夭》是《诗经·国风·周南》里的一篇,是贺新婚歌,也即送新嫁娘歌。在新婚喜庆的日子里,伴娘送新娘出门,大家簇拥着新娘向新郎家走去,一路唱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红灿灿的桃花比兴新娘的美丽容貌,娶到这样的姑娘,一家子怎不和顺美满呢!果实累累的桃树比喻新娘将会为男家多生贵子(旧观念多子多福),使其一家人丁兴旺。枝叶茂密的桃树比兴新娘子将使一家如枝叶层出,永远昌盛。通篇以红灿灿的桃花、丰满鲜美的桃实、青葱茂盛的桃叶来比对新婚夫妇美好的青春,祝福他们的爱情象桃花般绚丽,桃树般长青。此诗运用迭章、迭句手法,每章结构相同,只更换少数字句,这样反复咏赞,音韵缭绕;优美的乐句与新娘的美貌、爱情的欢乐交融在一起,十分贴切地渲染了新婚的喜庆气氛。

  据说辛亥革命以后,一些乡村里举行婚礼时,还“歌《桃夭》三章”,可见这是自古流传的贺新婚诗。至今不少地方婚庆时也要唱赞美歌,内容大体与《桃夭》相同。笔者在广州市看到一些婚庆人家贴着“之子于归”的横联,也是取意于《桃夭》。人们常说的“桃花运”,当源出于此诗。

国风·周南·桃夭


【赏析二】

  之所以说“夭夭”应是含苞欲放的样子,是因为后文写的是“之子于归”,也就是说这首诗写的是待出嫁的女子,要以桃花来比拟的话,自然是含苞欲放更佳了。

  以花喻女子,直到今天都非常常见,不知道此诗是不是其滥觞,但至少这里的比喻是非常非常早的了。桃花鲜艳而多子,用来比喻待出嫁的女子应该是恰到好处,也表达了对对方的美好祝愿。室家、家室、家人可能都是“夫妇”的意思,也有说夫妇所居为室、一门之内为家的,还有说男子有妻为室、女子有夫为家的,总之都是祝愿这个女子能使家庭和睦的。“灼灼其华”指桃花鲜艳,应该是比喻女子容貌美丽;“有蕡其实”指桃子繁盛,应是祝福对方婚后多子;“其叶蓁蓁”指桃叶茂密,具体意思我说不上,可能是祝愿女子出嫁后恩福可以荫庇旁人。所以说这首诗很可能是婚礼上献给女方的祝福诗。

  因此《樛木》《螽斯》《桃夭》三诗,一祝福男方,一祝愿多子,一祝福女方,意蕴皆十分明了,可能同见于婚礼上,或者正是婚礼上的常见曲目也未可知,总之都表达了古人对新婚夫妇的祝福之意。


【赏析三】

  全诗分为三章。第一章以鲜艳的桃花比喻新娘的年青娇媚。人们常说:第一个用花比美人的是天才,第二个用花比美人的是庸才,第三个用花比美人的是蠢才。《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所以说这里是第一个用花来比美人,并不为过。自此以后用花、特别是用桃花来比美人的层出不穷,如魏·阮籍《咏怀·昔日繁华子》:“天天桃李花,灼灼有辉光。”唐·崔护《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宋·陈师道《菩萨蛮》词:“玉腕枕香腮,桃花脸上开。”他们皆各有特色,自然不能贬之为庸才、蠢才,但他们无不受到《诗经》这首诗的影响,只不过影响有大小,运用有巧妙而已。

  这里所写的是鲜嫩的桃花,纷纷绽蕊,而经过打扮的新嫁娘此刻既兴奋又羞涩,两颊飞红,真有人面桃花,两相辉映的韵味。诗中既写景又写人,情景交融,烘托了一股欢乐热烈的气氛。这种场面,即使在今天还能在农村的婚礼上看到。第二章则是表示对婚后的祝愿。桃花开后,自然结果。诗人说它的果子结得又肥又大,此乃象征着新娘早生贵子,养个白白胖胖的娃娃。第三章以桃叶的茂盛祝愿新娘家庭的兴旺发达。以桃树枝头的累累硕果和桃树枝叶的茂密成荫,来象征新嫁娘婚后生活的美满幸福,真是最美的比喻,最好的颂辞。

  朱熹《诗集传》认为每一章都是用的“兴”,固然有理,然细玩诗意,确是兴中有比,比兴兼用。全诗三章,每章都先以桃起兴,继以花、果、叶兼作比喻,极有层次:由花开到结果,再由果落到叶盛;所喻诗意也渐次变化,与桃花的生长相适应,自然浑成,融为一体。

  诗人在歌咏桃花之后,更以当时的口语,道出贺辞。第一章云:“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也就是说这位姑娘要出嫁,和和美美成个家。第二、三章因为押韵关系,改为“家室”和“家人”,其实含义很少区别。古礼男以女为室,女以男为家,男女结合才组成家庭。女子出嫁,是组成家庭的开始。朱熹《诗集传》释云:“宜者,和顺之意。室谓夫妇所居,家谓一门之内。”实际上是说新婚夫妇的小家为室,而与父母等共处为家。今以现代语释为家庭,更易为一般读者所了解。

  语言极为优美,又极为精炼。不仅巧妙地将“室家”变化为各种倒文和同义词,而且反覆用一“宜”字。一个“宜”字,揭示了新嫁娘与家人和睦相处的美好品德,也写出了她的美好品德给新建的家庭注入新鲜的血液,带来和谐欢乐的气氛。这个“宜”字,掷地有声,简直没有一个字可以代替。

国风·周南·桃夭


【赏析四】

  这首诗非常有名,即便只读过很少几篇《诗经》的人,一般也都知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是为什么呢?我想,无非有这样几个原因:第一,诗中塑造的形象十分生动。拿鲜艳的桃花,比喻少女的美丽,实在是写得好。谁读过这样的名句之后,眼前会不浮现出一个象桃花一样鲜艳,象小桃树一样充满青春气息的少女形象呢?尤其是“灼灼”二字,真给人以照眼欲明的感觉。写过《诗经通论》的清代学者姚际恒说,此诗“开千古词赋咏美人之祖”,并非过当的称誉。第二,短短的四字句,传达出一种喜气洋洋的气氛。这很可贵。“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细细吟咏,一种喜气洋洋、让人快乐的气氛,充溢字里行间。“嫩嫩的桃枝,鲜艳的桃花。那姑娘今朝出嫁,把欢乐和美带给她的婆家。”你看,多么美好。这种情绪,这种祝愿,反映了人民群众对生活的热爱,对幸福、和美的家庭的追求。第三点,这首诗反映了这样一种思想,一个姑娘,不仅要有艳如桃花的外貌,还要有“宜室”、“宜家”的内在美。这首诗,祝贺人新婚,但不象一般贺人新婚的诗那样,或者夸耀男方家世如何显赫,或者显示女方陪嫁如何丰盛,而是再三再四地讲“宜其家人”,要使家庭和美,确实高人一等。这让我们想起孔子称赞《诗经》的话:“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孔子的话内容当然十分丰富,但其中是否也包括了《桃夭》篇所反映出的上述这样一种思想呢?陈子展先生说:“辛亥革命以后,我还看见乡村人民举行婚礼的时候,要歌《桃夭》三章……”(《国风选译》)联系到这首诗所表达的思想,农民娶亲“歌《桃夭》三章”,便是很可理解的了。

  《桃夭》篇的写法也很讲究。看似只变换了几个字,反复咏唱,实际上作者是很为用心的。头一章写“花”,二章写“实”,三章写“叶”,利用桃树的三变,表达了三层不同的意思。写花,是形容新娘子的美丽;写实,写叶,不是让读者想得更多更远吗?密密麻麻的桃子,郁郁葱葱的桃叶,真是一派兴旺景象啊!


【赏析五】

  有一个词叫“逃之夭夭”,是说一个人害怕了什么的,走掉了,就说他是“逃之夭夭”了。这是一个贬义词。不过,等到读过《诗经桃夭》以后,才发现,这个词和“桃之夭夭”就一字之差。可这一字之差,意思也就相差千里万里了。

  这首诗是描写新娘出嫁的诗。

  读过这首诗以后,我发现(其实,阅读了相关书目以后,知道古今人们早就发现了)这前面几首诗都是些婚姻家庭的内容的。第一篇《关雎》写男子的单相思,第二篇《葛覃》写女子要回娘家省亲,第三篇《卷耳》是写女子和男子分别在家中和远方思念对方,第四篇是写新郎新婚的,第五篇《螽斯》是写祝贺人们多子多福的,这第六篇就是写在春光灿烂的季节里,桃花盛开,一个有着桃花一样灼灼其华的美貌的女子出嫁了。这几首诗写的都与婚姻家庭有关。据司马迁《史记》记载,孔子周游列国回家后,开始整理国故,编订《春秋》编定《诗》三百等典籍。以孔老夫子在后代的威望来看(在他生活的当代不怎么样,惶惶如丧家之犬),夫子也是很看重家庭的,无论道学家怎么瞪大眼睛,拿出八百度的放大镜,非要在字里行间找出圣人之心迹,先王之教化。我辈还是就诗论诗,遑论其他。

  在原始社会,人们结伙同居,组成部落,为的是抗御自然灾害和野禽猛兽,使整个部落繁衍开来。到了春秋战国时代,生产力水平还是很低。个人还是离不开家庭家族独立存在。为了得到幸福,就需要一个家庭一个家族团结和睦,这也是对即将作为人妇的女子的道德要求。所以,对就要出嫁的新娘的希望就是“宜其室家”“宜其家室”“宜其家人”。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俗话不俗啊!

分页:1 2 3 下一页
诗词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