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生死押解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1 李兴芝

生死押解二战末期,协约国轴心国家苏联驻某中立国大使馆警卫队队长伊里奇,实际上是纳粹德国派来的间谍,他表面上为苏联效力,尽职尽责,实际上却在时时为纳粹搜集情报。伊里奇训练有素,工于心计,警戒心强,善于伪装,是一个天生的间谍奇才。当时大使馆的所在国表面中立,实际上却在暗地里帮助同盟国,助纣为虐,且纳粹在那里安排了众多特务。周边环境错综复杂,大使馆处境微妙而危险。

伊里奇为了方便自己“开展工作”,到了所在国后娶了一个本地的姑娘,这样他就有借口每天回家,进行他的秘密任务。最近几天,凭着天生灵敏的第六感,他总觉得哪些地方出现了问题,自己正处在一种极度危险之中,因此做事加倍小心。因为他知道,一旦他的间谍身份暴露,那么他潜伏在这里十几年积累的心血就会付诸东流,他自己也随时有可能丧命异乡。

这天早上,伊里奇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大使馆。刚走进使馆,那个讨人嫌的大使秘书伯格列夫就对他说:“大使要你马上去他的办公室。”说完还阴险地笑了笑。伊里奇顿时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手下意识地伸向了腰边的手枪。看到伯格列夫正奇怪地盯着他,伊里奇顿时意识到失态了,连忙故作镇定地笑了笑,问:“大使找我有什么事吗?”伯格列夫耸了耸肩,一脸坏笑:“进去就知道了!”伊里奇瞪了他一眼,快步走进大使的办公室。

大使正眯着眼睛看着手中的一份文件,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看到伊里奇,脸色立刻冷峻了起来:“亲爱的上校,你知道吗,在我们的使馆中,出现了一只披着狼皮的羊,这个可恶的家伙享受着我国提供的丰厚待遇,却在不停地为我们的敌人效劳,泄露我们的机密,出卖我们的同胞!”说完,深邃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伊里奇。

伊里奇顿时心中一阵慌乱:看来我已暴露,该怎么办?是拼个鱼死网破,还是继续周旋?他强装镇定,站得笔直,全身僵硬,手脚发冷。

不知过了多久,大使慢吞吞地说了个“坐!”伊里奇一个激灵,重重地坐在椅子上,密切注视着大使的动作,看他要怎样对自己下手。大使离开座位,慢慢地朝伊里奇走了过来。伊里奇的手又本能地伸向腰间的手枪……

但是大使走过来后,却并没有动手的迹象。他绕过伊里奇,绕屋走了一圈,将门窗全部关严了,才回过身对他说:“现在,我有个神圣而重要的任务要交你去执行,你务必全力以赴,做好这件事。这里形势复杂,间谍众多,我们不便在这里处决伯格列夫,以防敌人有所发觉。因此,我要你秘密押解这只狼回到我们的祖国,但千万不能让他有所察觉,一旦出了差错,敌人必将采取行动,我们都将陷入危险境地,你要做得像平常回国述职一样。目前,这个叛徒也不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我们让他回国的理由也是回家述职。回到祖国后,我们的人民会对他进行正义的审判,让这匹狼受到应有的惩罚!”

听完这些话,伊里奇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他暗自欣喜,表情坚定地问道:“大使先生,我一定不辱使命,完成任务!现在就请告诉我这个可恶的家伙是谁?”大使一字一顿地说:“我的贴身秘书伯格列夫。”

“是他?”伊里奇万万没有想到伯格列夫竟然和自己一样,也是个间谍。他是自己的战友?我该不该拯救他呢?伊里奇注视到了大使那双意味深长的眼睛,突地浑身一颤,脸上不屑地一笑,心中暗暗骂道:“这只老狐狸,你想用这种特殊的方法考验我是否忠诚,我要是没完成任务,放了伯格列夫,就会暴露了自己。我不会上你的当的!”伊里奇自信地笑了笑。

大使拉开抽屉,拿出两张机票,递给伊里奇,说:“事不宜迟,这是今天下午的机票,你们现在就赶往机场。记住,千万不能让伯格列夫发现了我们的计划,更不能让他跑掉了,尤其在法兰克福机场转机的时候。”“是!大使先生,我保证完成任务!”大使拍了拍伊里奇的肩头,赞许地说:“我相信我忠诚而优秀的上校会顺利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的。去吧,去获取你的功勋奖章吧!”

中午,伊里奇和伯格列夫按时登机。飞机渐渐升到万米高空,这时,伊里奇真想对伯格列夫说出真相,但他想了又想,还是没有说出。在激流汹浪的间谍生涯中游了十几年的伊里奇知道,大使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伯格列夫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战友,今天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不一定是大使所说的那样。目前看来,自己尚未暴露,还有很大的价值,即使伯格列夫真的是自己的战友,为了长远的利益,他也不能为了一个已经暴露的间谍再暴露了自己。战争就是这样的残酷,只能让牺牲他来保全自己了!伊里奇暗暗打定了主意。

伊里奇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确定了自己的方向,他要将伯格列夫当成真正的叛徒,完成好这次特殊任务,进一步取得大使的信任,以便获得更重要的情报。伊里奇看了看伯格列夫,伯格列夫好像也知道了什么,一路上若有所思,嘴巴紧闭,什么也不说。

在法兰克福机场转机要等待一个小时。两人心绪复杂,无所事事,就在候机大厅里四处转着。突然,伯格列夫对伊里奇说:“上校,请你替我看好包,我去趟洗手间。”说罢,放下自己的包,匆匆忙忙地向卫生间走去。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伊里奇甚至没有任何准备,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难道他已经发觉了,准备脱身逃走?想到这里,伊里奇一个激灵,手冒冷汗。他迅速环顾四周,伯格列夫早已不见踪影。伊里奇一个箭步冲到洗手间里,人影儿都没有。再看小便池里,一丁点尿渍都没有。他大声喊道:“伯格列夫!伯格列夫!”仍然没人答应。伊里奇慌了,抬头看看天花板,有一小块似乎有点松动的痕迹,他蹿上隔板,正准备钻进天棚,下面突然传来一个急急的怒吼声:“伊里奇,你在干什么?”

伯格列夫魔术般地出现在面前。伊里奇一阵惊喜,连忙装着握手牢牢捏住了伯格列夫的手,严肃地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哦,外面一位老人摔倒了,我帮了她一下。”伯格列夫若无其事地说道,“请问你进来干什么,也是方便?”伯格列夫反问。“噢,是的!”伊里奇连忙放开了伯格列夫的手。

长达二十几个小时的空中旅程枯燥无比,同时也是十分安全的。但是那伯格列夫虽然表面上哈欠连天,却暗中注视着伊里奇,好像在观察时机,瞅准机会逃跑。所以伊里奇也一直强打精神,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终于到了目的地,两辆黑色轿车将他们带到国防部。

国防部长亲自接见了他们。伊里奇对国防部长敬了一个军礼,欣喜地报告:“上校伊里奇已顺利完成祖国交给我的任务!”国防部长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冲门外使了个眼色,立时进来几个全副武装的卫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伯格列夫按倒在地,戴上手铐,随后将猝不及防的伊里奇也迅速制服。

伊里奇一脸茫然,高声抗议:“部长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我是奉命押解叛徒伯格列夫回国的功臣啊!”被按倒在地的伯格列夫也惊讶地抬起了头。

部长哈哈大笑:“不错,伯格列夫是你押解回国。但是,你也是伯格列夫押解回国的。我们早已调查清楚,你和伯格列夫在我国驻外大使馆工作期间,利用上司对你们的信任,一直在为纳粹德国效力,将我们的大量情报出卖给敌国!我们本想在国外就处死你们,但是所在国形势复杂,场所不利,于是决定将你押解回国。为了避免引起你们的疑心,我们才同时给了你们俩一个同样的假任务:押解对方回国。谢谢你,同时也谢谢他的全力配合!”

部长冷笑着说:“互相认识下吧,这位是3015号伊里奇,这位是0762号伯格列夫。两个叛徒,一对败类!”

伊里奇和伯格列夫这时才彻底明白:大使正是利用纳粹德国间谍培养非常严格,保密措施十分严密,同行之间甚至互不认识的特点,没费一个士兵,一发子弹,就让他们相互“押解”着对方回国受审,走向了断头台!两人千算万算,还是被老谋深算的大使耍了。

显然,再强行狡辩也没有了意义,伊里奇和伯格列夫都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军事法庭依法判处了他们死刑。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