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希特勒审讯“间谍”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1 吴作望

希特勒审讯“间谍”1939年冬末的一个晚上,在瑞士边境的小镇上,随着几声枪响,一帮穿便衣的德国特工人员,冲入一幢亮着灯光的小楼,将元首希特勒下命逮捕的一个英国人抓获了。

当晚,又将这个英国人押上火车送往柏林。

这个英国人叫雅各布,是《泰晤士报》的一名普通记者,并不怎么出名。希特勒为啥对他深恨痛绝,命令党卫党头目希姆莱,跑到当时的中立国非将他抓捕归案不可呢?

原来,希特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许多报纸不断地登出这个战争狂人鲜为人知的很多秘闻,从他的嘴脸到怪癖、及生活上的各种异行陋习。例如,希特勒虚荣心极强,曾作过鼻美容手术;戴眼镜时,禁止任何人给他拍照;喜欢把刀子放入口中;喜欢在午夜乘车疯狂快车兜风;不愉快的时候会像女人一样哭泣;对牙医有一种特别的恐慌感,在拔牙时他会痛苦地尖叫——但是他又惧怕麻醉。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杀人魔王见到血会感到不舒服等等……

希特勒为此深感震怒,大发雷霆,有关他的这些绝秘“隐私”,是什么人披露出去的?很快,情报部门就调查清楚了,并非他身边的人所为,而是一个叫雅各布的英国记者披露的,这让希特勒不可思议,这个远隔海峡的英国人,从何处如此详细地掌握到他的这些“隐私”,莫非有一种超人的特异功能不成?

希特勒便对希姆莱下令,无论如何要将雅各布抓获归案,他要亲自审讯这个“神通广大”的人物。

希姆莱诚惶诚恐,不敢有半点疏忽和大意。他马上派出大批特工人员,到处打听雅各布的行踪,很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抓住这个英国人。并将他押送到了柏林。

希特勒正在主持一个重要的军事会议,一听说雅各布押到了,大喜过望,马上中断了会议。在希姆莱的陪同下,他跨进了囚室,而饿坏的雅各布,正在吃着看守人员送来的“早餐”。

希特勒先打量了一下雅各布,30来岁,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竟然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还穿着一件蓝格的睡袍,显然是在熟睡中被抓的。

希特勒开始审问:“你就是那个专披露我的‘隐私’、在欧洲各大报纸发表的混蛋记者吗?”

“不,元首先生,”雅各布放下手中的餐具,沉声地道:“我是一个极讲职业道德的记者,决非靠捏造什么‘隐私’出名。同样,我所报道的有关元首先生的每一条‘新闻’,不仅绝对真实,而且,都是有根据……”

“什么,你还敢为自已狡辩!”希特勒发怒了,接过希姆莱手中一叠厚厚的报纸,扔在雅各布面前,尖着女人嗓道,“快老实交待,报上有关我的这些‘隐私’,你是如何费尽心机刺探和窃取的?”

希姆莱也掏出手枪,对准雅各布的脑袋喝道:“回答元首的话,不然,我就枪毙了你。”

雅各布却镇静自若,耸了下肩,露出几丝嘲笑的目光:“这还要费尽心机‘刺探’吗?如果说窃取的话,我也只不过是每天坐在图书馆,喝着咖啡,翻一下来自德国报刊上的公开消息……”

“胡说八道,德国的报刊怎么会登有损元首尊严的文章?”希姆莱大声咆哮道。

希特勒也压根不相信,令人搬来一卡车的德国发行报刊,让雅各布找出登有他这方面的“新闻”。

雅各布便不慌不忙,从诸多的德国报刊中,找出了许多有关希特勒的‘隐私’,还用红笔在上面画上线条。其中有一条报道,是空军司令戈林与国防军学员的讲话,戈林吹嘘自己说:“我们元首平时不太注意社交仪表,是我教他如何正确使用刀叉,以及在饮用热咖啡时如何避免发出不雅的声音。”

还有一条报道,是希姆莱为鼓动学生加入纳粹的演讲:“我们元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仁慈之心,他不仅拥有世界最强大的军队,也拥有庞大的鸟类饲养场,如果有一只雀死了,他会很伤心……”

希特勒顿时怔住了,哑口无言。雅各布的情报确实来源于德国的公开报刊,他只不过善于从大量的信息中找到富有价值的“蛛丝马迹”,“片言只语”,并将它们剪下贴好,再进行逻辑推理罢了。

雅各布不是间谍,希特勒从心里也佩服这个英国人,但为了给自己挽回面子,仍强词夺理,怒气冲冲对雅各布道:“不管怎么样,你没有采访我希特勒,也没有得到我允许,严重侵犯了我个人的‘隐私’。我不杀你,也决不会给你这种出名的机会!”

希特勒最后又神经质似挥起双拳,咆哮着说:“还有欧洲那些登过我希特勒‘隐私’的无聊报纸,战争结束以后,我统统都要告上帝国法庭……你走吧,我讨厌见到你,永远不愿意再见到你。”

希特勒唯一的这次审案收场了。雅各布死里逃生,也成了希特勒唯一释放的“间谍”。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