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珍贵”的苍蝇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1 彭晓华

“珍贵”的苍蝇一九五三年,朝鲜战争的停战谈判正在进行中。关押在志愿军战俘营里的战俘们一边焦急地等待消息,一边百无聊赖地过着日子。

有一个叫米勒的美军中士,平时就是个精力过剩的家伙,这种闲日子对他来说特别苦恼,整天盼着能有点事发生。这天,他坐在操场上和平时一样和人聊着天,眼睛骨碌碌四下乱转,想瞧瞧有什么新闻发生,好第一个发现,然后去吹嘘。他存着这么个心,还真被他发现了一件新奇的事。

在公共区里,只见战俘营的管理人员人手一只苍蝇拍,外加一个小信封,个个弓着腰寻找苍蝇。举起苍蝇拍,打死一只,就将死蝇装进小信封。米勒觉得很新奇,就跑过去找跟他关系不错的王翻译。王翻译也举着个苍蝇拍,睁着高度近视的眼睛寻找苍蝇。

米勒开口问道:“王,你们这么多人都来打苍蝇,是出了什么事吗?”

王翻译把滑到鼻尖的眼镜扶好,回答说:“我的祖国正在开展爱国卫生运动,我们在这里打苍蝇,是响应祖国的号召。”

米勒又指着信封问:“那你们干吗要将打死的苍蝇装在信封里?”

王翻译说:“收集打死的苍蝇是为了估算我们取得的成效,打到一定数量的苍蝇,还可以领取奖励。”

打苍蝇还能换奖励?米勒兴奋起来,他问道:“那我们这些人也来打苍蝇,行不行?”

王翻译考虑了一下说:“这我做不了主,得去请示我们的领导。”

第二天,管理所将所有的战俘召集起来,开了个大会。会上,管理所的刘主任提到了灭蝇卫生运动,说有战俘提出要参加这项运动,并对要求参加的战俘给予了肯定。

刘主任说:“我们经过研究,决定接受你们进步的要求。同时,为了鼓励要求进步的战俘,我们决定,对参加灭蝇运动的战俘予以香烟奖励。具体方式是,每打死两百只苍蝇,可以换领一包香烟。现在,愿意参加的人请举手。”

香烟在任何战俘营可都是紧俏物资,所以,刘主任的话一说完,台下立即举起了森林般的手,就像开誓师会一样。不过,没几个人当时会留意,给他们的换算香烟的标准,远远超过了给管理人员换取奖励的标准。

米勒领到苍蝇拍,就开始四处寻找苍蝇。每一只讨厌的苍蝇都会让他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举起苍蝇拍……百忙之余,他偷眼看操场,原先的侃友现在个个跟他一样,忙得不亦乐乎。

第一天下来,米勒打到五十几只苍蝇。傍晚,他带着苍蝇来到临时开办的兑换处。那里早就排起了长龙,清点苍蝇的管理员们忙得大汗淋漓,他们飞速计算着战俘打来的苍蝇,再换算成香烟。等米勒将自己挣到的香烟装进口袋,天已经黑透了。

每一个把香烟装进口袋里的战俘,都有一个相同的感觉—志愿军说话是算话的。管理处严格遵守的承诺,一方面给他们带来了良好的声誉,另一方面给战俘们带来了新的娱乐。

有一天中午,米勒带上苍蝇拍,正要出门,惠斯特上校派人来找他,请他去打牌。米勒爱打牌,而惠斯特上校的牌技在整个战俘营里那都是独占鳌头的。米勒一听打牌,手上的东西都来不及放下,就去了上校的房间。那里牌桌已经摆好,一坐下,米勒就问,拿什么做赌注。

惠斯特上校叼着香烟,一边洗牌一边回答:“苍蝇。”米勒一听乐了,这个赌注好,不缺货。几个人立刻打了起来。没想到一场牌局下来,米勒欠了上校五百只苍蝇!天啊,这要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啊?

欠债的压力,让米勒绞尽脑汁想提高捕蝇的效率,用苍蝇拍去一只一只地打,太慢。米勒同屋住了个日裔美籍战俘村上,鬼头鬼脑的。村上用烂袜子的线编了个网,里面放点臭烘烘的东西,一天捕到的苍蝇有两百多只。米勒也学着做了一只网,做网不难,难的是里面放什么东西。他问了村上好几遍,村上都拒绝回答。米勒试着在网里放些馊了的食物,但成效不大。

面对沉重的债务和每日加深的烟瘾,米勒想啊想啊,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什么地方苍蝇最多?茅坑啊!在茅坑的坑位上安一张捕蝇网,那苍蝇还不得“哗啦哗啦”的来?就这么办。米勒赶紧编了张捕蝇网,兴冲冲地到茅房去。谁知一进茅房,竟然发现所有坑位上都张着一张捕蝇网。他来晚了,这个办法早有人想到了。

更夸张的是,米勒一进茅房,就有一群人“呼啦”一下跟在他后面,那都是在茅坑中安有捕蝇网的人,这是在提防米勒偷苍蝇呢。

偷苍蝇的事,从战俘参加捕蝇运动以来,在战俘营里发生过好几起。如今,苍蝇已经成了私人财产,各人都紧盯着自己装苍蝇的袋子,防着被人偷走里面的苍蝇。何况在茅房的粪坑上张着的捕蝇网,那每张网上都是一大堆苍蝇啊!

米勒见此情景,只好苦笑着走出茅房。他刚出来,就见那个村上捂着肚子飞快地往茅房跑来,看得出,他吃坏肚子了。村上冲过米勒身边的时候,米勒突然想到,这小子怎么解决内急?茅房里到处都是捕蝇网啊!

果不其然,米勒再进茅房,就看到村上捂着肚子正在里面团团转。他要上哪个坑位去蹲,就有人呵斥:“走开!没看见这里有捕蝇网吗?”得,茅坑成了个人领地,神圣不可侵犯。村上转了两圈,实在顶不住劲,只好蹲在粪坑前的走道上,望坑兴叹。

这事后来被管理处知道了,严令茅房里要随时留下两个坑位,以备不时之需。余下的坑位,在经过一番竞争之后,各有其主。不少坑位还被所有人拍卖了使用权,最贵的坑位拍到每天一百二十只苍蝇的价位。米勒拍得一个中型坑位,每天交给一个大黑个上士七十只苍蝇。

有了不动产的米勒,每天还去跟惠斯特打牌。打到一定时间,他就跑出去搞收获。但他的牌技到底不怎么样,打来打去,他欠下惠斯特的债,不多不少,还是整五百只苍蝇。

后来,战俘们捕到的苍蝇越来越多,管理所忙不过来,就改变了兑换方式,按苍蝇的重量换取香烟。规则更改后,战俘营里原先当作垃圾丢掉的牙膏皮一下子成了抢手货。原来,这些牙膏皮被战俘们剪开,剪成极小的颗粒,混在苍蝇堆里,以增加重量。

这一招,据说是惠斯特上校首先想出来的,很快风行整个战俘营。管理人员发现这种情况时,已经得到消息,板门店谈判快取得成果了,那些战俘就快要被遣送回国了。于是,管理人员对这小小的作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七月份,板门店停战协议签署了,米勒被安排在第一批回国的名单中。临走前,米勒特地去和管理人员们告别,他对王翻译说:“我知道,你们是怕我们在战俘营无所事事、精神抑郁、容易出事,才想出这个苍蝇换香烟的活动,对吗?谢谢你们了。”王翻译笑而不语。

因为战俘营的这段经历,回国后,米勒在芝加哥开了一家公司,经营卫浴产品。惠斯特上校回国后干起了新闻评论,后来改行从政,当上了议员。两人东西相隔,很少见面。一次朝战老兵聚会时,两人碰上了,惠斯特一本正经地摆旧账:“米勒,你欠我的五百只苍蝇,打算什么时候还?”

三十多年之后,米勒的公司已成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卫浴产品跨国公司,主要向各地公厕竞标设备供货。

米勒给自己经销的产品打出广告:告别苍蝇和臭味。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