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青醋之谜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21 刘立国

青醋之谜1948年秋,在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辽西重镇兴城终于解放了。

  一小股国民党残兵逃窜到附近的大青山,投靠大青山上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沈贯一。此时,城中的红色政权刚刚建立,百废待兴,暂时无暇顾及溃逃的国民党军队和山中匪寇。

  十二月初的一天,兴城的县大队长许本清接到线人密报:沈贯一将和潜伏在城内的特务里应外合,攻打县城,只是具体进攻时间还没定。另外,城里的特务近期将派人与沈贯一联系,确定攻城时间。

  许本清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向县长胡亮、县委孙书记报告。县委领导马上进行部署,在兴城各路口、要道设防。

  大青山距兴城县城约十五公里,山高林密,重峦叠嶂,地势十分险恶。大青山里藏匿着好几伙土匪,其中沈贯一那一伙实力最强,有两百多人,再加上投奔到他那儿的国民党兵,足有三四百人,他们甚至拥有小钢炮、机关枪等重型武器。

  沈贯一原本是兴城宪兵队的武术教官,拳脚功夫很厉害,枪法也准。不仅如此,他还通晓诗书,熟读周易。但此人贪财又好色,与保安团长的老婆通奸,被逮个正着。保安团长恼羞成怒,拔枪就要射击,怎奈出手慢了,反被沈贯一枪打死。沈贯一自知这下惹了大祸,不敢留在城内,便挟着姘妇,带上钱财连夜逃进大青山,投奔昔日他传授过武功的徒弟“跳山虎”。“跳山虎”当时居深山做了土匪头子,见武艺高强的师傅投奔自己,十分识相,当即把第一把交椅让给了沈贯一。

  解放军解放兴城之后,宪兵队长陈刚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即使投降也恐难保活命,便带着手下去投靠昔日在自己手下当教官的沈贯一。俩人原本就沆瀣一气,现在更是同流合污,密谋攻打县城,企图日后称霸兴城。

  这天,设防的县大队队员抓获了一个可疑的人。经审讯,此人供认他是去给沈贯一送信的。但是,据他交代,他只负责给沈贯送去一瓶醋,其余什么也不知道。

  许本清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个送信的人身上除了一瓶醋,没有搜出其他的东西。敌人派人上山送信,一定是去告知攻城时间的,看来这瓶醋里边一定藏着什么秘密。但这秘密究竟是什么呢?

  许本清拿起从送信人身上搜出来的醋瓶子,极普通的瓶子里边装着大半瓶醋,打开瓶盖,倒出一小杯,发现就是普通的白醋。这能说明什么?许本清用手指沾了一点醋尝了尝,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醋没问题,难道瓶子有问题?许本清拿着瓶子仔仔细细地看,又摸了摸,敲了敲。看不出什么名堂,他只好跟向县长、孙书记商量。

  县委的领导在一起研究了大半天,还是毫无结果。

  孙书记说:“看来呀,咱们得请高人呐!”孙书记说的“高人”是一位老人,姓孔名宇平,据说是孔子的后裔。他饱读诗书、学富五车,并且为人刚直不阿。孔师傅年近七旬,国民党曾想请他为国民政府做事,被他断然拒绝。

  许本清和孙书记立即到孔先生家去请孔先生。孔先生听了他们的请求后,欣然应允,随他们来到县政府。

  许本清将醋瓶子交给孔先生,孔先生看了看,然后打开瓶盖闻了闻,问:“这里面装的是醋?”

  “是白醋。”许本清答道,接着倒出一小杯醋给孔先生看。

  孔先生端起杯子看了看,用手捋着胡须,沉思了一会儿,之后笑吟吟地说:“各位,我先讲个故事给你们听。”

  众人见老先生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一个个都屏息聆听。

  孔先生娓娓道出一个故事:

  北宋时期,泰州的知州张纶受命修建捍海堰。当他来到施工现场勘查时,看见潮水汹涌,连忙叫工匠们先不要放基石,怕巨浪会毁坏基石。可是,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放基石呢,工匠之中也无人能说得准,张纶便派人寻找能解此难题的人。不久,有人上报说,一位渔翁知道适合下基石的时间,并捎来一张字条。张纶一看字条,上面只写了一个“醋”字,问遍左右,也不知是什么意思。这时,被贬到泰州的范仲淹闻讯前来。

  谁都知道范仲淹学识渊博,张纶连忙虚心求教。范仲淹略加思索后说:“渔翁是告诉你,在二十一日酉时动工。”

  听孔先生讲到这儿,许本清一拍脑门子:“对呀,这‘醋’字拆开了不就是‘廿一日、酉’吗?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众人七嘴八舌,纷纷感叹:“孔先生真了不起,不愧是高人啊!”

  孔先生摆摆手:“各位过奖了,老朽不过是多读了几本书,碰巧记得这个典故。不过,这个谜刚解了一半。”

  孔先生这句话把大家都说愣了,霎时,屋内刚有点热烈的气氛又凉了下来。

  孔先生接着说:“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这瓶醋的颜色有问题……”

  他问许本清有没有白瓷杯,越白越好。许本清连忙让人找来一个喝酒用的白瓷酒杯。孔先生倒了一杯醋让大家看,说:“通常醋的颜色要么是白色,要么是棕黑色,可是,你们看,这瓶醋却白中带一点绿……”

  “还真是!”大家又议论起来。“白醋酿得不纯,不就会带点杂色嘛!”有人不以为然地说。“难道是敌人在白醋里下了毒?不好……我可是尝过一点!”许本清紧张起来。“那你现在有没有感到不舒服?”孔先生问道。“这……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许本清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胸口,孙书记等人赶紧询问许本清感觉如何,许本清却没有任何不适。

  “先不要紧张,”孙先生说道,“我看,这白醋中多的一点颜色,并不是为了毒害什么人,而是为了表达一个意思……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就是另一半谜底。”孔先生又捋起了胡须,“这应该是一瓶‘青醋’啊!”

  众人一下子炸开了锅。“没听说过有这种醋啊!”“醋是青色,又是什么意思呢?”

  大家只觉得又陷入了云里雾里,看不明白。

  “咱们就单看这个‘青’字。”孔先生不慌不忙地用手在空中比划,大家随即安静下来。

  “这个‘青’字,拆开来就是‘十二月’啊!”

  众人恍然大悟。

  孔先生笑道:“这也是老朽从书中看来的,说的是武则天智破‘青鹅案’的故事,不过你们重任在身,老朽不再耽搁时间,等以后闲暇之时再把故事讲给各位听吧……”

  许本清、孙书记、胡县长等人再三感谢孔先生,然后便抓紧投入到下一步的工作部署中。孙书记不禁感慨:“国军、土匪能以这种方式传送情报,敌人况且如此,咱们今后也得加强学习啊!”

  许本清最后决定,来个将计就计,让一名战士扮成送信的特务,把那瓶醋送到沈贯一的手里,引其出洞。之后,兴城县委又与解放军某部取得联系,请求支援。

  1948年12月21日下午5时,我军轻而易举地将沈贯一等匪寇歼灭。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