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家乡的味道

小故事网 家乡的故事 时间:2015-11-15

  在外人眼中,何光德算是一个大孝子——刚到城里站稳脚跟,就将老父亲接到了城里一起生活。多年来,他不但对父亲好,对从家乡来的老乡也很好,每次家乡来的人登门,他都会挽留人家在家多住些时日,让父亲能跟乡亲多说些话。

  这天,他突然有点事要找父亲商量,见父亲不在家,就跑去平时和其他老人玩的地方找,才知道父亲当天并没有跟这些人在一起。就在焦急的时候,一位老人说:“不用急,也许他回老家了吧。其实他偶尔也回去的,下午就赶回来,你没发现罢了。”

  家乡的味道从城里到家乡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以前父亲也要他经常送回去待一会儿,可近年他实在太忙,加上老房里已经没人住了,也就没有去,没想到父亲竟然偷偷去。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独自坐车,万一有个闪失,自己的罪就大了,何光德吓得立即驱车往老家赶。

  回到村里,果然看到父亲在亲戚家聊天。何光德责怪老人为何偷偷跑来,何父说:“我也不想耽误你啊,毕竟你的生意太忙。”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何光德就让父亲上车,何父说:“我去喊一个小伙子一起走吧,今天在车上认识的,我指点他到我们村小学旁卖东西呢。”正说着,就看到一位身上挂满饰物挂坠的小伙子走了过来。

  何父叫小伙坐车一起回城,又在车旁深吸几口气,说:“家乡的味道真好啊!”这才不情愿地上了车。在车上,何光德知道这小伙叫谢庆豪,大专毕业后没找到工作,就当起了一个走街兜售挂坠的小贩,倒也能维持生计。

  这天以后,何光德每天都很注意父亲的行踪,害怕他又独自坐车跑回乡下,毕竟七十多的人了,很容易出意外的。他也想偶尔带父亲回去,可生意太忙,实在腾不出时间来。

  这一晚,何光德和妻子刚进家,就听父亲问:“我的袋子呢?”何光德一怔,就问是什么袋子?父亲说:“一个塑料袋,我挂在床边的。”

  何妻想了想,才说:“哦,是一个食品保鲜袋吗?我整理房间时看到了,里面是空的,下楼时就拿去丢拉圾桶了。”

  何父二话没说,就下了楼。夫妻俩都觉得奇怪,何光德就问是怎么一回事,妻子说下午整理房间时,看到父亲床头挂着一只吹胀的塑料袋,还用线捆着袋口,可里面什么也没有,于是就丢了,实在没想到父亲这么在意。

  过了一会儿,何父才回来,手上是空的,脸上带着失望。何妻问:“到底是什么啊?是不是很重要?我看里面确实是空的啊。”

  何父笑了笑,说:“没事,就是一个空袋子罢了,但也不能浪费啊。”

  夫妻俩不禁有些好笑,这老人也太节约了,无非就是一个空的食品保鲜袋,值不了几分钱,竟然还跑去垃圾箱找,看来人老了还真是带了孩子气。

  又过了几天,这晚何光德睡前又去看一眼父亲,却见他正坐在窗口前,望着外面灯火发呆。他走进房说:“夜深了,睡吧。实在想家了,过两天我挤一点时间陪您走一趟。”

  何父笑道:“不用了,你工作也很忙。”站起来回到床上,又将手里的大塑料袋绑在床头旁。

  何光德一看,这是一个普通的食品保鲜袋,只不过比平常家里买的要大一些,此时被吹得胀鼓鼓的,还用线绑着袋口,可以看出里的面是空的。

  他想问父亲去哪拿的这袋子,但念头刚一转就乐了,看来父亲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他小时候,看到别的孩子拿着气球到处跑,也想买,可父亲却很少能满足他的要求。母亲早就去世,是父亲独自拉扯着他长大的,日子过得实在不容易。他常常捡到完好的塑料袋后,将袋子吹鼓,然后用线绑紧袋口,就成了自己的气球。

  没想到年老的父亲也玩起了这个,看来老人在城里真的感到很无聊。何光德决定,以后一定尽量抽些时间,多带老人回去走一走。

  他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平时手头的事太多,要想丢下一天,还真的不容易。他注意到,父亲晚上睡前总是喜欢拿着一个塑料袋坐在窗前,也习以为常了。

  这晚临睡前,他又去看父亲一眼,却发现父亲倒在窗前。何光德吓了一跳,只见父亲手里还拿着那个塑料袋,只不过此时袋口没绑,早已瘪了。他和妻子立即将父亲送到了医院,经过医生的抢救,何父慢慢醒了过来。

  医生说,何父是因病突然发作才昏过去的,幸好发现及时,要不然真不堪设想。何光德觉得父亲当时手上拿着的塑料袋很可疑,就拿过来看,发现里面有几根小稻草秆,原来这袋里有东西啊,只不过平时没细看,这才没有发现。他拿起稻秆一看,上面还沾着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似乎带着一股异味。

  正好医院里有一位好友,听说何光德老父住院了也来看望。他将袋子以及稻草秆交给朋友说:“老人家这段时间天天都拿着这些东西,也不知道突然发病与它有没有关系,你帮拿去化验一下看看。”

  两天后,这位朋友就给了他结果,那些稻秆上沾着的东西像是一些动物的排泄物,说得清楚些,就是牛粪,还带有不少细菌。他立即问父亲:“这些天你去帮人家赶牛了?平时你拿的那些袋子是去哪拿的,好像不是家里的啊!”

  何父笑道:“我当然想去赶牛啦,可这城里没人养啊。袋子当然不是家里的,是我跟小伙子买的呢!”

  何光德一惊:“小伙子?谁?”

  何父说:“就是上次你去老家接我时,和我们一起坐车回来的那个小伙子嘛!”

  何光德大怒,真没想到,这些带粪的袋子竟然还是买来的,那个大学生小贩也真够缺德,竟然这样骗老人。他哼地一声出了门,去平时父亲和一些老人常常聚集的地方,走了两处,看到一个老人提着一个鼓胀的空塑料袋乐呵呵地走过来,就问老人这袋子在哪买的,

  老人往后一指,说:“那年轻人在卖呢!”

  何光德往前行了一段,果然看到那名叫谢庆豪的小伙子身上除了挂着饰物外,还有十来个鼓胀的空塑料袋子,身上还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家乡的气味”。他将小车停下来,上前问道:“我老爸这几天是不是跟你买了一袋?”

  谢庆豪扬了扬手里提着的袋子,点头道:“是啊,难道今天他又想要了?”

  何光德叫道:“好小子,你竟然公开卖毒气,来害城里的老人,今天老子找你算账!”挥手一拳打了过去。

  谢庆豪没料到对方突然出手,顿时被打倒在地。他急得叫道:“你为什么要打人?”

  何光德怒道:“你到底卖的是什么?害得我父亲突然昏倒了!”

  谢庆豪更是吃惊,问道:“老大爷病了?”

  何光德一声冷哼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已经拿你卖的所谓空气叫朋友化验了,里面就是几根带牛粪的稻草秆,带有不少的细菌。老人的病一定是吸了这些带菌的东西才得的,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说,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谢庆豪一看自己卖的东西闯了祸,只得说出经过来。

  原来,谢庆豪上次与何父一起到村里后,再次到这村里推销挂件时,想到何父下车时呼吸陶醉的样子,觉得老人肯定是不习惯城里的空气,突然有种灵感,就拿起随身带着的塑料袋,在空中猛扬,然后捆紧袋口,于是里面就有了一袋乡村的空气。回城后他将这袋空气给了何父,没想到何父很高兴,还硬塞给他二十块钱。他觉得这里面有商机,就经常去村里带空气来卖,还真有不少买家。

  后来他又发现一个怪事,在山野里装的新鲜空气并不好卖,倒是在村里那些带着稻草秆及牛粪混合气味的空气更好销,顿时明白了原因。这些老人一辈子与牛打交道,已经习惯了这种气味,所以一嗅之下,就会感到熟悉和亲切,有了回老家的感觉。于是他也不去乡下装了,只找了些稻草秆及牛粪,铺在一个大木箱里,这就成了所谓“家乡气味”的制造机,每天用塑料袋在这里装这些气体去卖。真没想到,这些气体还会让老人病了,这是他没想到的。

  何光德将谢庆豪推进车内,叫道:“我不能让你再去害人了,走,这就跟我到派出所去。”却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他们面前。一位老人从车上下来,正是何父。何光德叫道:“爹,你不好好在医院里养病,跑来做什么?”

  何父说:“我猜你就是想找小伙子麻烦的,只好追过来。我是因为自己得病才昏倒的,怎么能怪人家呢?”

  何光德急道:“就算你的病不是那些臭气引起的,可他卖牛粪的气味来骗老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老爸,你别再信这种骗子了。”

  何老头冷笑一声,说:“牛粪怎么了?难道你小时候就没天天闻?你还躺在牛粪上睡过呢。可你病了吗?我们这些老人,一辈子和牛在一起,早就熟悉了这些气味,正是因为这些气味,让我们感觉回到了老家。平时我想让你跟我回去,可你总是忙,难道我闻一下老家的味道都不行吗?今天你要抓这小伙子,我就跟你急!”

  何光德被父亲这一数落,脾气早就给骂没了,只好狠狠地盯了谢庆豪一眼走了。

  一个多月后,城郊开了一家“农家乐”,这里不但有钓鱼、游泳的地方以及农家菜,还养有鸡、猪、牛等禽畜,吸引了城里的很多人,不但年轻人喜欢来这里玩,很多老人也常常光顾,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原来何光德被老父数落后,也发现了这一商机,同时为了让父亲高兴,就在这里投资,他打出的广告就是“家乡的味道”!

  每天何光德将父亲送到这里后,才去忙自己的事情。何父在这里养鸡、养牛、钓鱼,也觉得其乐无穷。而帮老板管理的正是谢庆豪。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