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后妈当道,收服难缠“小女巫”

小故事网 后妈的故事 时间:2016-01-08

  我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想要热情地拥抱雅雅,可是她很冷静地对我说:“一个孕妇不要乱动。”

  一

  方雅雅这个小家伙跟着方林进家门的时候,犹如备战的老虎一般剜了我一眼。久经职场打拼的我自然可以应付自如,嘴角上扬微笑着讨好她:“欢迎回家!”她扔给我一个白眼:“虚伪!”说完,她就自顾自走到沙发跟前坐下。方林无奈地看着我,我知道他是不忍心责怪自己的孩子,谁叫他现在正在和前妻争夺抚养权呢?

  后妈当道,收服难缠“小女巫”想当初我告诉妈妈要嫁给方林的时候,妈妈先知似的提醒我要做好将来照顾孩子的准备。那时候的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大大咧咧地对妈妈说:“方林承诺孩子由他前妻带。”妈妈意味深长地望着我:“如果让你带呢?还嫁吗?”我愣了愣,赌气似的说:“带就带!”

  可就在前几天,方林犹豫地问我可以让他带回自己的女儿吗?我顿时愣住了,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6个月的孩子,我知道血脉相连的感觉,可是……我怔怔地问:“我们不是说好了孩子由她妈妈带吗?”方林痛苦地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我看见泪水从指缝里“挤”了出来。原来方林前妻认识了新的男朋友,他们即将结婚,并打算在国外定居。我才明白,方林是担心幼小的女儿适应不了新的家庭、新的国家、新的生活,才想把女儿接回身边的。他反复呢喃着:“雅雅这么小,一下子需要接受这么多改变……”

  将心比心,我也心疼。我告诉方林,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方雅雅的妈妈,我能努力的就是把她当成朋友,和平共处。更重要的是,我需要方林记得,我所做的这一切,是因为我爱他!方林抱着我流眼泪,承诺以后一定会加倍补偿我的。我笑,男人的诺言还是供耳朵娱乐,不必当真。

  眼前的方雅雅鄙视地瞪着我,她年纪小小的,说话却刻薄得很:“你怎么站着也会神游啊?不想干活吗?”我惊讶地回过神来,问她刚才和我说什么。方林把她拉到身边,解释说:“阿姨不会做饭,我们出去吃。”方雅雅仰着头望着我,扔出一句:“这么笨的女人要来做什么?”我噎得说不出话,方林求饶地看着我笑,我知道他想说大人不要和小孩计较,可凭什么啊?

  乘着方雅雅进房间里换衣服的机会,我拉着方林到一旁小声细语,警告他以后必须同等对待我们两个女人!方林无奈地笑着:“她还是个孩子啊。”我认真地解释:“她不是孩子。”

  还没有出门,我们又有了争吵。天气明显转凉,方雅雅却换了一件单薄的蕾丝花边衫。我大声地喊了出来:“你想感冒吗?”方雅雅不屑地瞪了我一眼:“难道要像你穿成土里吧唧的吗?”看她牙尖嘴利的,真是深得她律师妈妈的遗传。我大口呼着气,冷静下来对方雅雅说:“我不允许你这样穿,爱漂亮可以,但是不能把自己弄生病了!”方雅雅求助地拉了拉方林的手,他正要开口说话,我招手制止了。因为我跟方林说过,我答应让方雅雅过来这里住的唯一条件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方林必须始终相信我会真的为雅雅好。

  方雅雅在穿衣服的问题上做出了妥协,明显就要在选择吃什么的时候具有决定权。方雅雅坚决地说今天要吃鱼。方林很为难,他知道我向来都不碰鱼的。和宝贝女儿讨价还价,方林真的不是她的对手。我气定神闲地看着他们两个人争论了很久,然后才插上一嘴:“让雅雅做主吧。”小家伙得意地望着我,我看着方林:“小事都由她说了算。”方林非常感激地握了握我的手。

  二

  方林不在场的时候,方雅雅尤其喜欢挑衅我。我懒得和她计较,依旧替她报了一些补习班。方雅雅气呼呼地对着我叫:“你想累死我啊?”我边替她收拾着待会上课需要用到的东西,边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我一个孕妇照顾你,谁累啊?”

  方雅雅其实是个懂事的小孩,她曾经为了体验自己的妈妈怀孕的时候有多辛苦,傻傻地绑了一个枕头在身上一个星期。方林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是为雅雅难过的。她学会了珍惜妈妈,可是妈妈却抛弃了她。想当初抚养权判给雅雅的妈妈,可是那女人却依然是只没有脚的小鸟,常常为了自己的精彩生活冷落了雅雅。我还清楚地记得有天晚上雅雅哭着打电话来找爸爸,是我接的电话。我问雅雅发生了什么事情,雅雅一边哭一边说妈妈带她出去旅游,可是把她一个人扔在了酒店的房间里面,她很害怕。那时候我和雅雅还没有很深厚的感情,可是我都有心疼的感觉,更何况方林?

  雅雅不知道妈妈即将结婚的消息,她还始终相信着妈妈给她的承诺,不久之后会回来接她回家。那天我和妈妈通电话聊天的时候,没有想到应该正在上补习课的雅雅会突然回来,她正好听见我对妈妈说的那句话:“那个女人不要自己的女儿了,我是真的想对雅雅好……”雅雅面无表情地瞪着我的样子让我觉得害怕,那不是一个孩子应该有的绝望悲凉。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雅雅已经疯狂地夺门而去。

  我疯狂地找了雅雅3个小时,甚至没有顾上腹部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疼痛,终于,我不得不承认一个孕妇的力量很有限。我给方林打电话,方林在电话里就声嘶力竭地冲着我吼:“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要是雅雅有什么意外,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电话挂断以后,我还茫然地握着话筒,泪水瞬间滑落。可我没有力气伤心,我艰难地拨通妈妈的电话,告诉她我可能会早产……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第一眼望见雅雅。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挤出一个笑容安慰她。方林一夜间憔悴了许多,他握着我的手反复说“对不起”。医生进来告诉方林,孩子保住了,但不可以让孕妇太过操劳。方林像个孩子似的点头答应着。我伸出手招呼雅雅,告诉她我很担心她。雅雅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说想妈妈。我拍了拍雅雅的脸蛋,对她说:“以后想妈妈了可以告诉阿姨,阿姨会带你一块找妈妈。”

  大概之前方林因为我出事骂了雅雅,此刻她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我。方林问她:“你忘记要和阿姨说什么了吗?”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表情,我猜方林是要女儿向我道歉,可雅雅就是说不出口。我拉了拉方林的手:“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责备雅雅!她以后都由我来保护!”其实这是我对方林爱意的表达,但我没有想到雅雅会扑到我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三

  不过所有温情的画面在我出院以后都停止了,方雅雅依然是那个难缠的“小女巫”,她总是对我挑三拣四。方林见我总是乐呵呵地招架,反而越来越不好意思,觉得亏欠我。妈妈打电话来刺探我心里想法的时候,我真诚地告诉她,我已经接受了雅雅是我家人的事实。既然是家人,你就得允许她真情流露,不高兴、耍性子。只有心里真的接受了这一切,相处起来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了。

  没有想到,这次“小女巫”又偷听了我的讲话。她实在很喜欢偷听大人的讲话。我正打算教育她改改这个坏毛病的时候,她告诉我学校要开家长会。我理所当然地认为她让我通知方林,我说马上打电话。雅雅看着我:“别的同学都是妈妈开家长会的。”我呆了几秒:“噢,你妈妈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没有说出口的是,那个女人正在度蜜月。雅雅问我:“你一个孕妇忙什么?”我乖乖地回答:“不就是照顾你吗?”

  我还没有明白雅雅的意思,方林的电话就打回来了。方林的声音听起来好激动,说:“雅雅让你去开家长会。”我说:“是吗?可她告诉我同学都是妈妈去开的。”方林说:“你还不明白吗?雅雅打电话告诉我的时候说,你不是她的阿姨……”我听见后面有声音,回头一看,果然又是“小女巫”偷听我讲话,她提醒我一句:“开家长会的时候不要穿得这么土,会丢我脸的。”我傻傻地呆愣着,她居然还抢了我的电话:“爸爸你陪妈妈买衣服吧,你的眼光向来很好。”

  我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想要热情地拥抱雅雅,可是她很冷静地对我说:“一个孕妇不要乱动。”

  到底谁在照顾谁啊?不过,身为后妈,我总算收服了方雅雅这个难缠的“小女巫”。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