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小故事网首页 > 现代故事 > 纪实故事

穷书生的三个金点子

小故事网 书生的故事 时间:2015-04-08

妻对我冷背相向已有五六个晚上了。起因是她弟弟新年过后已满27岁,岳母也多次示意我们快搬出去住。“不要耽搁了我弟弟的终身大事,”妻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唠叨着。于是我也不耐烦了起来,在口角连连后,竟然也带气带恨地大吵了一回。

  穷书生的三个金点子在岳父家已借住了7年,按理是应该快点腾出房间来给小舅子找对象用了。说实在的,我们若不搬走,这个要工作没工作、要技术没技术、相貌平平的小舅子,上哪里去找对象呢?可没能分到单位房,又挨不到经济实用房,更买不起商品房,我们实在没有地方可搬,也没什么办法可想啊!

  我是一个人微言轻的普通职员,自妻子下岗后,我们一家三口的小日子已过得捉襟见肘了,对于别人喜气洋洋地买地建别墅或一套套换新房、购新车的举措,我有着一种遥不可及的兴叹与迷茫。“你以后业余时间里不要去爬什么狗屁格子,一个大男人还是学学别人,去实实在在地做做生意赚些钱吧!”我天生就不是一块会赚钱的料。我这个人不仅不会做生意,而且对于数学、对于经济、对于逻辑思维,简直是名副其实的弱智与低能。

  岳母不知从哪里给我们打听到一套68平方米的二手房,售价为12万元,一道出马去杀价的妻子,七讲八讲,最后也只砍掉了5000元。岳母说房子找到了,价钱也谈妥了,我们再借给你们3万元,其它你们自己想办法。我家的积蓄只有两万五千元,妻子从她朋友那里借来3万元,算来算去还差了3万元。妻子说:“你大小也算是个当家的,这剩下的任务该由你去完成了。”一想到这3万元的缺口,我心里就发怵。我这个人平常只会写点文章,叫我低三下四地去借钱,我不仅没有门路,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若按揭的话,那审批来核对去的手续不仅麻烦,月工资只有1200元的我,往后每月要抠呀抠的,也极其寒碜人的。

  怎么办呢?一向清高的我,面对眼前这买房子急需的3万元,第一次为钱这东西开始叹息、沮丧,开始无可奈何地情绪低落起来。

  第一个点子

  心情一旦不好,无论是冬天还是夏日,我就有洗冷水澡的习惯。今天天气预报虽为零下4度,我也照样在家哗哗地冲起了冷水澡。冲洗过后,想不到下午我就感冒发烧了。岳母和妻子两人的体质都很差,家中每次有人感冒,岳母就要迅捷起动她的感冒预防措施。岳母的预防措施就是将米醋倒在一个小铁缸里,再端放在火炉上进行室内醺蒸消毒。盖着棉被斜躺在沙发上看着岳母生火炉、寻米醋,看着她忙来忙去地忙活了半个多小时,在十分内疚的同时,我也觉得她这土方法的确麻烦。我忽然想到:若将米醋杀菌消毒法改成电子灭蚊器的那种形式,多简便呢?继而,我又想到了3万元买房的钱。我想,我自已若办这么一家工厂,那3万元钱或许很快就赚到手了,可我这种人又怎么能办得来工厂?再说,又到哪里去筹集办厂资金?而且,只会动口不会动手,是我们这些文弱书生的一大通病啊!

  第二天是星期天,人已稍微轻松了一些。心烦意乱的我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撞到了一位私营电器插座厂的厂长,他是我的高中同学。聊着聊着,我便将我昨天想到的那个创意讲给他听了。他思索片刻后,一伸拇指,说:“很好,产品出来肯定有市场有销路的。”他问我这个点子告诉过别人没有,我说昨天刚刚想到的。他问可不可以把这点子让他开发,他愿意付给我一笔报酬;还说,我若同意,现在就可以到对面的咖啡店签个点子转让协议。我以为他是拿我寻开心,便也开玩笑地问他:“你能给我多少专利费?”“先付1万元,开发成功后再按销售额的1%提成怎么样?”“不可能吧?”“君子无戏言,只要你在协议上签完字,不管这点子的产品今后能否开发成功,这1万元钱我都立马付给你。”1万元,这是我三年业余时间里绞尽脑汁爬格子的所有外快收入啊!我说:“老兄,什么专利不专利的,我只是同你开开玩笑。但眼下我急需一笔买房子的钱,你这个老板同学,目前能接济接济我这弱势群体我是感激不尽的,你现在若有钱就借点给我,什么提成不提成的,我就不指望了!”我随他到了咖啡店,他真的叫我写了份协议,又打了张借条,便拿出两万五千元钱给我。其中1万元是卖点子的钱,另外一万五千元是借款,他说他包里现在只有这点现金。告别的时候,他说等产品出来,不管效益是好是坏,他都会按1%的提成回报于我。

  不久,我们将那套二手房简单地装修了一番后,便从岳父家搬出来了。此后,我也总记挂着同学的点子产品开发情况。半年后,当得知防感杀菌器的产品还真让老板同学搞成功而且销路很不错的消息之后,我也就心安理得了。到2002年的年底,仅防感杀菌器这么个一产品,就为我的同学创造了三百万的销售产值。同学在扣除我的一万五千元借款后,付给了我1万元提成。我开心无比,心想钱这东西,说难挣真难挣,说好挣也来得容易。

  第二个点子

  灵光一闪出了这么个点子,便有了如此意想不到的丰厚成果。在有些暗自得意的同时,我决定再接再厉。赚这种钱比爬格子写文章省心省力几百倍几千倍啊!于是,一旦有空,我就会寻找这方面的灵感。

  一天,我从西安乘火车回浙江。在车上,因感冒,我口苦无味。当列车员把她们的零售小推车推到我面前时,我也像个小孩子似地掏出1元5角钱买了一包鱼干,里面只有十来只寸把长的小鱼,味道也不怎么样,但车上要买的小孩子却很多。一边品味,我一边想:这么一点普通的小鱼干,这么贵,却有那么多人争相购买。我的老家素称是水做的鱼米之乡,那儿遍布着江河湖塘,里面除了肥美的鱼虾外,也盛产小螺蛳。那味道鲜美的小螺蛳非常有特色、有风味,我们当地还有句“小螺蛳沽老酒,强盗追来也不走”的歇后语。目前,丰富多彩的副食品加工市场上,我好像还没有发现有这种小螺蛳产品。我们何不也加工加工这种产品呢?我越想越认为这个点子可以操作挣钱,但一时想不准哪一类的老板和厂长愿意投资这一产品的试制与开发。这是食品加工行业的产品,而这种点子平常别人只是没有想到,一旦想到,着手开发也许是很容易的。头一个点子,让我一下子赚到了三万五千元钱,那不仅是因点子好,也是因为我那个同学好。

  从西安回到家,我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去找了我的那位同学。我对他谈了第二个点子的出让意向,他听后笑笑说:“点子虽说不错,开发后也肯定赚钱,可我手头这些产品已忙不过来了啊。”最后告别时,他对我说:“我在我的朋友圈子里帮你再物色物色,若有合适的人选,我立即通知你。不过在没有确定人选之前,我们两人都要信守诺言,为该点子严加保密,这其实就是一个专利啊!”

  一星期后,同学的电话打到了家里,我急急赶到望江宾馆。肥水不流外人田,同学打算把我的这个点子介绍给他的内弟开发,具体出让的价格和提成也和第一个点子一模一样,问我同不同意。我哪有不同意的,于是签约后,我又轻轻松松地拿到了1万元。而让我欣慰的是,同学内弟开发出来的小螺蛳产品销路一炮打响,效益也十分可观,第二年我顺利拿到了1%的提成———25000元。

  卖了这两个点子后,我家原先那干瘪瘪的生活也渐渐丰满了起来。于是,我将我多年写作练就的那种擅长捕捉形象思维的优势,时时用来挖掘新点子、新产品的灵感了!

第三个点子

  已尝到卖点子甜头的我,虽然一直在挖空心思地寻觅新的灵感,却总也无果。

  一天,我要从省城赶乘一班快客回家。出了宾馆后,我才想起要去妹妹家带一件羽绒服,此时离快客发车只有20分钟了。跑到妹妹家,时间紧迫,我来不及换鞋,就用宾馆里洗澡时用的那种塑料头套套在大头棉皮鞋上,直接冲进房间,取出那件羽绒服后便急急地赶往车站。

  时下,无论是大城市或小乡镇的居民们,家家户户的住房都装修得富丽堂皇,亲朋好友邻里同事上门时,都必须脱鞋进进出出,尤其是冬天,客人每进一回人家,总要脱一次鞋子,那松帮解带、挑来换去的程序,使进门的客人既挨冻又相当麻烦;碰上袜子有破洞或是脚上有异味的情况,还会给大家带来尴尬。

  坐在车上,我想到了自己刚才急中生智的招式。我想,这一招,不正是解决脱鞋入室难题的一个方法吗?这又是一个可开发的点子———塑料鞋套。而这个点子开发起来相当容易,实施也十分简便。

  回家后,我干脆又找到了我的那个同学。他听了我的设想,二话没说,立即着手组建了一个生产鞋套的车间。其实生产这种鞋套根本无需资金和设备投入,他只是将那些与鞋套差不多大小的塑料袋采购来,然后在上面圈上一根橡皮筋就行了。一双鞋套的售价是7分钱,而采购来的袋子,却是一分钱两只,每双鞋套除去成本将净获6分钱的利润。这一产品投放市场之后,用户们颇为欢迎,几乎家家户户都要成百上千地住家里买。这个点子,同学给了我12000元,提成也按原来的标准算给我。但产品推向市场后,由于生产十分简便,效仿的人太多,而且改进很快,同学赚的并不很多,后来给我的提成自然也有限,但不管怎样,12000元的点子费总是实打实的。

  就这三个点子的出售和提成,每年也给我带来6万元的收入,让我还清了买房子和装修的所有债务。

  卖点子比以前卖文字实惠多了,我的小日子也越来越光鲜,越来越有气色了!

  想办个点子公司

  三个点子虽说是我出品的,我的同学也十分爽快地给了我相应的回报,但真正赚到钱、赚得多、受惠最大的还是他们。那三个点子,我毛估他们每年净增利润起码有80多万元。可我自己又没有生产能力和管理水平,我也许只是个生产点子而不能生产产品的料。

  我想我动动脑子能有这些收入与回报也相当不错了,但通过这三个点子的实践,我也认为自己的点子不仅有卖点而且也是有前景有效益的。我想我以后还会不断有新点子生产出来,但我总不能每生产出一个点子,都去求这个老板同学帮忙推销或组织生产。再说,我也不应该在一棵树上吊死。我希望我的点子也能卖个好价钱,提成比例的幅度能稍高一些。要达到这一目的,我想只有通过竞争和招标的形式,把我的点子一一推向市场。我想我也只有通过这一方式,那些点子才能进一步体现出它的价值。

  我不知道能不能注册开办一家点子公司,公司挂牌开张后,除了靠自己生产点子外,是否还能组织到其他点子货源?公司创办后,自己今后是否还能静下心来去捕捉新点子的灵感?而每当一个新点子在招标竞拍的前后时间里,会否泄密,会否被竞标者和意向人剽窃而去?而我的公司在收购或中介点子时,又如何支付对方的介绍报酬或转让费?这都是一系列的具体问题,有待我作详细的思考和策划。但不管怎样,这个点子公司,我迟早还是要设法开办起来的。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