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姑嫂论辩

小故事网 生活的故事 时间:08-06

  我嫁给荷兰人布雷德不久,就随他一同来到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居住。

  布雷德有两个妹妹。大妹妹叫多梅妮,小妹妹叫爱丽妮,两个小姑子都很热情亲切,稍微令我遗憾的是她们俩虽未结婚,但都挺着大肚子,很明显,她们将赶在我这嫂嫂的前边当母亲。

  姑嫂论辩一个休息日,我看着她们在挺着大肚子做孕妇操,便好奇地问她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她们嘻嘻哈哈地笑着说不准备结婚。她们就快当母亲了还拿这事开玩笑,我真感到哭笑不得。

  过了几天,医生来给她们做产前检查,我送走医生后,回来就询问预产期。大姑子说是11月17日,小姑子说是11月6日。

  看着离预产期不远了,我就问她们能否把男朋友带来见见面,她们这才严肃地说:“早在半年前,我们就跟男朋友分手了。”

  我听了大吃一惊:“既然你们已与男友分手,就要把胎儿打掉,不然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多可怜。”

  “你说什么?我们的孩子怎么会没有父亲?”小姑子一脸疑惑。

  大姑子则指着肚子说道:“嫂,孩子他父亲就住在我们这街区,大家都认识的,怎么能说他没有父亲?男友与我分手,但他跟孩子的关系没有改变呀。”

  我见她们一时难以理解单亲家庭的苦衷,就从另一个角度说:“虽然如此,但还是把胎儿打掉好。不然,你们带着孩子,将来怎么嫁人啊!”

  “谁说带着孩子就不能嫁人?”大姑子反问。

  小姑子则满脸的不高兴:“嫂,你以为我一定要嫁人吗?”

  “你不嫁人,一个人带着孩子过?那多不好呀,寡妇门前——”话未出口我就觉得不妥,遂改口道,“未婚生育,人家会说三道四的。”

  “我们未婚生育犯着谁了?人们凭什么说三道四?”大姑子冷笑着反问。

  小姑子道:“嫂,姐姐已经25岁,我已经22岁,我们当母亲都是合法合理的,别人凭什么说三道四?”

  看来她们实在无法明白我的忧虑,于是我直话道:“未婚生育、寡母带子,终究是不光彩的。”

  两个小姑子顿时怒气冲冲,连珠炮似的反问我:

  “我们没有勾引人家有妇之夫,凭什么说我们不光彩?”

  “嫂,我们怀孕,男女双方都是自愿的,没有谁采用欺骗、胁迫手段,为什么不光彩?”

  “嫂,我们荷兰有三分之一的母亲是未婚生育,你敢说她们都不光彩?”

  看着她们那咄咄逼人的样子,我只得退让道:“未婚生育,单亲家庭,会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

  至此,两个小姑子才露出笑脸,语气平静地叫我不必担忧。

  大姑子道:“在我们荷兰,不管是婚内生育还是非婚生育,母亲都可以享受带薪产假,一般是6个月,家庭有困难的,还可以延长。怕什么?”

  小姑子道:“对于孩子来说,不管他是婚生还是非婚生,他的父母亲都负有养育、监管的责任;从0岁到18岁,他都有权享受政府免费的医疗与教育。”

  我无言以对。

  小姑子语重心长地说:“嫂呀,你今天这番妖邪言论,对我们说说还可以,如说了别人,人家把你告到法院,说你污辱未婚生育的母亲,歧视非婚生孩子,让你坐牢,你后悔就来不及了。”

  两个小姑子一番话,让我对荷兰女性的婚育观大开眼界。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