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爱用生命相托

小故事网 生命的故事 时间:07-28

  踏实阳光的笑容

  2008年“十一”假期,吴欣所在的深圳一家电子公司组织员工去佛山九道谷漂流。在源头,导游提议大家进行“花漂”——男一女坐同一个筏子。吴欣还没回过神,公司技术部刘振华走了过来,轻声地问道:“我们一起,好吗?”吴欣有些诧异,但仍点头同意了。

  爱用生命相托漂流中,大家时而躺在筏子上仰望蓝天白云,时而双手划桨,一路上撒满了欢声笑语。漂流快结束时,天空飘起了细雨。刘振华让吴欣撑着伞,自己一个人划到了目的地。下筏子时,看到全身淋得湿透的刘振华,吴欣十分感动。

  到岸后,刘振华掏出一个五彩缤纷的石子送给了吴欣,说:“我在河边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个好看的石子,送给你吧!”刘振华是甘肃省舟曲县城关镇月圆村人,是村里少有的大学生。2007年大学毕业后,来到这家电子公司做技术开发员。2008年6月,他发现公司里新来的吴欣长相清纯,且不施粉黛,他十分欣赏,一直想找机会接近她。2009年元旦,单位举行篮球赛,刘振华是技术部的主力前锋。他每投进一个球,作为观众的吴欣都会欢呼起来。刘振华越打越兴奋,连连投篮得分。球赛决结束时,刘振华高高跃起争球,被同伴从后面一撞,重重摔倒在地。吴欣冲到刘振华身边,连声焦急地问:“没事吧,伤到哪儿了?”刘振华抓紧她的手,微笑着,想说什么,又说不出话来。当晚,回到寝室后,他思量再三,给吴欣发了一个短信:“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了你,强烈而不能自已!”爱情,就这样真真切切地来了!

  2010年春节,吴欣带着男友回到老家。父母对踏实阳光的刘振华也很满意。5月,他们先在民政局进行了结婚登记,两人商议8月回刘振华的老家举行婚礼。

  一双希望的手

  2010年8月1日,是刘振华携妻子回家探亲的日子。他们家的房子在2008年地震中被震垮了,去年刚建了新房。他和妻子说,一定要带她去爬自己小时候经常在那儿放牛的山,还要去小河里抓泥鳅。

  老家月圆村,在刘振华眼里,不但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更是一个美得不能再美的地方。吴欣听刘振华描述了很多次,也对这个地方充满向往。出发前,吴欣拿起了那块五彩缤纷的石头,小心翼翼地用纸擦拭干净,装进了口袋。这是丈夫第一次送给自己的礼物,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她想在婚礼上,把这个故事告诉给亲朋好友。

  8月3日,刘振华和吴欣到了兰州,第二天早上两人才到家。刘振华的家人早为他们选好了黄道吉日——8月lO日举行婚礼。  4天后,两人在县城买了婚礼需要用的物品。从县城回家的路上,下雨,路滑,刘振华不无遗憾地说:“本想带你好好爬山,但天公不作美,爬不成了。”吴欣娇嗔道:“嫁给你了,以后就会在这里安家了,还怕我会爬得少啊。”

  当天晚上,刘振华又打电话一一通知亲友,邀请大家来参加自己的婚礼。直到晚上10点多,他才忙完准备睡觉。父母睡一楼,他们睡在二楼。

  这个晚上,没有月亮,雨也越下越大了,雨声夹杂着雷声,看到吴欣有些怕,他拍拍妻子的背,说:“不要怕,有我在呢!”很快,有些疲倦的两人就睡着了。快12点时,刘振华起床上厕所,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停电了。他刚找到手电筒,窗外就传来嘈杂的声音,伴随着震天动地的闷响。起初,他唠叨了一声,谁家打架了啊。猛地,他听到风中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墙塌了……”刘振华意识到大事不好,忙推开窗,借着手电筒的光一看,吓得惊慌失措一惊涛骇浪似的泥石流滚滚而来,自家房子前面的邻居的房子,轰然倒塌。泥石流正朝着他家房子,像巨龙一般冲了过来。他想去叫醒楼下的父母,可他刚到楼梯口,便听到“隆隆”的声响,泥石流从脚下穿过。他只得退了回来,一把拉起仍在睡梦中的妻子,吼叫:“吴欣,危险,你快起来……”

  吴欣在惊慌失措间,被丈夫从床上拉起。这时,泥石流已穿墙而至,就在他们慌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整栋楼房已被泥石流冲垮。吴欣的右手被丈夫拉着,随着还没散架的地板向前冲去。

  这时,房子猛地一震,房子的一角垮了下来,散落的砖头砸在地上砰砰作响。紧接着,屋子向前倾斜成90度直角,两人试图抓住什么东西,可都是徒劳,身体被山洪泥浆裹着,在房子中间来回震荡。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抓住了窗子的铁棒。正准备松一口气,岂料一轮更猛烈的泥石流呼啸而至,房子已经完全垮了。此时,没有丝毫主意的吴欣只知道一手抓住铁棒,一手紧紧抓住丈夫的手。

  舟曲是泥石流多发地带。月圆村北面一两公里的上方,有翠峰山和北山这两座海拔约2000米的山峰高耸对峙,两山之间极为狭窄,形成一道“峪门”。“峪门”正对的就是月圆村,这道长约5公里、宽约300米的泥石流带,由于山势落差达100米,汹涌的泥石流形成巨大能量,卷起几十米高的泥石峰,连五六层的楼房都被击垮了。因此,此次泥石流大灾难中,月圆村是受灾最严重的村庄,垒村800多人,只有几十人得以逃生。

  惊慌间,吴欣已记不清是第几波泥石流了,只记得持续的泥石流已将两人向前冲了几十米。突然,两人停住了。可在泥浆中,他们发现自己的脚没有着力点—脚下的楼板已被冲得无影无踪了,有的只是他们牢牢抓住的铁窗。他们只得努力抓紧铁窗,将头奋力伸出泥浆外。

  忽然,吴欣感到头顶后脑一阵剧痛,差点儿昏了过去,她想喊救命,可一张嘴,泥浆便冲进了嘴里,双眼被糊住了,耳朵也灌进了泥浆。慢慢地,她的意识开始模糊,说:“振华,我们是不是会这样死去……”刘振华握紧她的手,安慰她说:“不会的,有我在你身边,什么都不用怕。”

  又一波泥石流冲了过来,他们再次被往前冲了十多米。长时间在泥浆里裹来裹去,消耗了吴欣很大体力。就在她潜意识里准备放弃求生念头,松开抓住铁窗的手时,刘振华拉了拉她,说:“欣欣,我们现在要坚持住,只要不再往前冲,我们就有活下来的希望……”

  吴欣抓住铁窗的手已经发麻发酸,感觉眼皮发沉,呼吸也越来越急。由于脖子以下长时间裹在泥浆和石子里,压力压迫她的肺部,她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泥浆像浇筑在四周一般,让两人动弹不得。

  刘振华却没有放弃,他一直用脚在泥浆中试探着哪儿有着力的地方。终于,他的双脚钩到了一块木板,木板可能是斜搭在一堵仍没有完全断裂的墙上。刘振华踩在木板上后,吴欣也被他拼出全力拉了过去。有了着力点,吴欣抓住铁窗的左手才敢稍稍松劲,可不久,她就感觉到肺似乎都憋炸了。她的脸憋得青紫,不由叫道:“振华,我难受……”

  此时,刘振华也被泥浆裹着,同样感觉胸腔欲裂。听到妻子的叫

  声,他在泥浆中费了很大劲,才换了一个方向,后背紧紧靠着铁窗。这样,他终于省力多了,左手也腾了出来。他试着一点一点拨开妻子脖子旁边的石头,并将泥石流向旁边扒开。然而,四周的泥石流很快又涌了过来……

  稍稍松口气后,刘振华松开了握着妻子的手,双手摸索着抱住了吴欣的双腋,使出全身力气,一点一点将妻子往上托。有了丈夫的双手相托,吴欣的脖子慢慢伸出泥浆,她感觉呼吸轻松许多。

  爱的呼唤

  泥石流中,使出全身力气托住妻子的刘振华只要双手稍稍一松,妻子便往下沉。他不敢有丝毫松劲,只能拼命托住妻子。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刘振华的双手渐渐变得麻木。漫过来的泥浆已裹住了刘振华的下颚,为了让妻子的胸腔露出泥流,他只得试图抱住妻子。然而,这对于呼吸困难的刘振华来说,是一种煎熬。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拼命将妻子往上一托,然后双手抱住了她的臀部。为了节省力气,他用右手牢牢地抓住了左手手腕,后背重重地靠在窗框上。这样,他终于能够坚持下来了。

  吴欣定了定神后,发现自己被丈夫这样托着,而泥浆已经快埋到丈夫的嘴边。她连忙大叫说:“振华,你放下我,快放下我……”可刘振华却声音微弱地说:“欣欣,你不能乱动。我们今晚注定只能活下一个人,我死!你活……”

  他的声音虽然微弱,但坚定有力,直穿吴欣的耳膜。“我不要,我不要你这样!你快放下我,要死我们一起死……”吴欣撕心裂肺地叫喊着,可刘振华却以更大力气抱着她来回应她的叫喊。

  慢慢地,泥浆淹没了刘振华的嘴,淹没了他的鼻子,而他双手托着妻子的姿势却一直未变。也许,只要他松开托住妻子的双手,奋力自救,便可以逃生。可这样,瘦弱的妻子就有可能丧生。在生死之间,他选择了死,将生的希望留给了新婚的妻子。

  和泥石流一直作着殊死斗争的吴欣,渐渐累了,她实在打不起精神了。不知过了多久,风雨停歇,身边不再喧嚣,刚才滚滚向前冲的泥石流变成了静止的泥浆,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吴欣低头看了看,泥浆已淹没了丈夫的鼻梁,她用手使劲地摇着刘振华的头,拼命地喊:“振华,你醒醒,快醒醒!”可丈夫已经不能再回应她。

  在漫长的等待救援中,黎明终于来临。吴欣想挪动一下身子,发现自己仍然被丈夫紧紧地抱着。她终于得以看清楚四周,自己被一个侧翻的屋子倒罩着,一面墙被砸穿一个大洞,光线从这个洞里穿进来。她再次失声痛哭。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吴欣听到外面撬窗户、掏石挖沙的声音,紧跟着有人在嘁:“这儿还有人吗?还有人吗?”吴欣忙喊:“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负责营救的消防官兵闻声赶到,大家小心地用铁锹掏空他们身边的砂石,慢慢将他们挪了出来。由于地方狭窄,两个多小时后,才将他们完垒挖出来。

  刘振华仍紧紧地抱着妻子,大家费了很多周折,才将他像铁铐般锁住的双手掰开。身体极度虚弱的吴欣挣脱了大家,扑向丈夫,她已流干了眼泪,只能干吼:“不是说好了,我们马上举行婚礼,你还要带我去爬山、捉鱼的吗?可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喊声低沉,直击肺腑。

  消防官兵们噙着泪,强忍悲痛将吴欣抱到担架上,送往医院治疗。在医院经过简单的包扎、输液等治疗,当天中午,吴欣就回到了丈夫的身边。她要和大家一起,将丈夫安葬。来不及悲伤,吴欣又得去寻找公公婆婆。月圆村几乎遭到灭顶之灾,刘振华全家除了吴欣外,无一幸存。刘振华全家三口被安葬在了一个山坡上。  几天后,身体有所恢复的吴欣,来到当初自己被营救的地方。她在低头寻找着,忽然,她发现了丈夫送给自己的那一块彩色的石头。在滚滚山洪泥石流中,居然静静地躺在了当初丈夫死死托住自己的地方。她小心翼翼地拾起,擦拭干净,放在怀里。这是见证他们爱情的信物,也是见证他们夫妻生离死别的信物。

  8月15日,全国向舟曲特大泥石流灾难中遇难同胞志哀日。一大清早,吴欣便来到县城参加降半旗仪式。她哭喊着:“振华,你既然爱我,为何要将生的希望让给我,却不让我和你死在一起?现在你走了,我去哪儿找你呀?”她发自内心的对爱的泣血呼唤,在舟曲上空回旋着。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