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异乡的“朋友”

小故事网 烦恼的故事 时间:08-07

  亮是我打工路上认识的一位要好的朋友,我们在一起共事有好几年时光。异乡漂泊多年,每每看着一对对情侣满脸甜蜜地从自己面前擦身而过,频繁地进出那些狂歌乱舞的酒吧,灯红酒绿的场所,以及许下花前月下的誓言,再想想自己仍单身一人漫无目的地踟蹰,心中便有些黯然神伤。思忖家乡父母的来信和电话,精神的支柱几乎坍塌。“出门打工就是为了赚钱,赚钱就是为了修房娶媳妇,如村里的张某某和王某某比你小都结婚了,孩子都有一岁了,你早点回家看看呀……”回想母亲在电话中的叨念,我的心情也逐渐暗淡。亮和我是铁杆朋友,我们年龄相仿,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于是我们商量,决定在厂里物色各自的对象。

  异乡的“朋友”2003年非典过后,因为我们所在工厂不景气,我和亮再次跳槽进了东莞长安一家规模颇大的电子玩具厂,由于工作需要,我们分配到包装部的同一条拉上做包装工。因为都是手工活,车间的大部分工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这让我和亮在心中窃喜了好长一段时间。

  因为我们同样的“理想”,我和亮时常有意无意的打量车间里俏丽美貌的女孩,挑选心中的“天使”。经过一段时间观察,渐渐地我对拉中间的一位女孩有些好感,因为每次不经意间我们四目相对时,她那双明亮的双眸,使我像触电似的全身酥软而恐慌!她那水蛇般的腰走起路来如同风中摇摆的柳枝一样动人,那一头乌黑亮丽、齐肩飘逸的秀发和一张白皙的瓜子脸楚楚动人,时常让我浮想联翩!经打听,她叫芳,22岁,来自江西,现在没男朋友。她性格温和,处事沉着,喜欢清静,爱看一些打工类的书籍,据说曾经有过一段恋史。对芳有了一些了解,知道她和我的兴趣有些相似后,我自信在不长的时间内能追上她,当然这事少不了要好友亮帮忙,亮油嘴滑舌,有他在中间牵线,事情就好办得多。没过多久,我便向亮讲了我的心思,本以为他会为我感到高兴,然而,他的反应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惊喜,嘴上虽然称赞我有眼光,可表现出来的神情却带有一种哀怨。

  随着时间的过去,有亮在芳面前有意无意的撮合和我对她执著的追求,渐渐地,芳开始对我关注起来,一有空闲时间我俩就相约散步,逛公园,谈论彼此的理想和对未来生活的追求等,俨然一对热恋的情侣。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一年过去了,我和亮分别成了拉长的得力助手,而此时拉长已辞职准备回家结婚,主管便决定从本拉上选一个有管理才能的人接任拉长一职,拉上七八十人,凭工作经验和资历,除了我们一些老员工算得上有“管理才能”,也找不出其他人了,而我们这些老员工中,拉长曾在主管面前极力推荐我和亮任选其一。因为拉长每月的工资比员工多出近一倍,且上班也不用固定在某个岗位上做同一种枯燥的动作,自由轻松得多,于是,我和亮开始暗自在心中各自策划怎样适时地在主管面前表现自己。

  拉长走的那天晚上我们没加班,亮像平常一样来到我的宿舍,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最后聊到谁能被主管选上做拉长时,他意味深长地说:“拉上的刘刚跟车间的一位拉长有关系,听说他通过那位拉长请主管吃了顿饭,可能这次机会是他的了,不过在还没公布之前,不知主管究竟选拔谁?明知道能胜任拉长的人是你,还故弄玄虚,明天早会我就跟主管说,直接选你上去,到时也好照顾一下兄弟呀!”听完这话,我觉得愧对自己的良心——自己还在心中盘算着怎样在主管面前表现自己,完全没有顾及到朋友,真是自私自利。看看亮心胸多么宽广啊!想到这些,心中一股热血沸腾起来……

  第二天早会,还没等亮开口,主管便把我们叫进了办公室,说你俩都是前拉长的得力帮手,现在他已辞职,拉上需重选一个拉长,经我平时的观察和前拉长的推荐,决定从你俩中选一个出来。“主管,不用选了,我的文化浅,不适合做管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他比我熟悉,我想他很适合做拉长。”我竟鬼使神差毫不犹豫地指着亮这样说。接着,亮倒是毛遂自荐侃侃而谈了一番,吹嘘自己如何把拉上的工作做好等,自然拉长的位子就由亮接任了。当我转身走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却看见主管的脸上有些黯然失色,正如同我的心情灰暗一样!

  亮做了拉长后,上班空闲时间也较多,有事没事总是往芳那里转,一到晚上主管下班后,他更肆无忌惮地在芳面前高谈阔论起来,说些甜言蜜语时常把芳逗得开怀大笑,完全没有顾及我这个朋友。他还一次次用心计划着给芳安排轻松一点的工作,博得她的欢心,由此时间长了,芳对他有一定的好感,而我和芳之间的感情却逐渐淡化。芳的心变了,不再像从前那样对我热诚相待,体贴入微了,直到后来她提出分手。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当我和室友逛街时,却意外地看见路边的公园里,亮和芳在一起情投意合地缠绵。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那一幕是真的!一个是自己亲如手足的朋友,一个是曾经惺惺相惜的恋人,我究竟该怎样做才能让自己放开胸怀去面对他们啊?

  与芳分手后,我心情错综复杂,阴霾灰暗。有一天下班后,我神情沮丧地回宿舍,刚到门口,却听见工友在和一位老乡谈论着芳的过去,我止住了脚步,俯趴在走廊的石墙栏杆上,听工友说,芳曾经的男朋友是我们部门另一条拉上的拉长,起初他们谈得也很好,在外人看来也是挺幸福的一对,但后来因为芳在工作上出了差错而被主管严厉责备时,那男孩为了替芳赎回面子,与主管吵了一架,最后被经理炒了鱿鱼。可惜她男友为她丢了工作,而芳是一个很现实的女孩,在一个月后就再也没有和她男友联系了,直到后来我填补了那男孩的空缺。

  亮已是今非昔比,如今一身的名贵服饰,腰包也慢慢鼓胀,上班时间拿着一支笔在拉上转来转去,神气十足。在芳的心里,我又怎能和他相提并论呢?没多久,我便向主管辞工,依然在那间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主管向我说那天他并不希望亮接任拉长,而是想让我接,因为在他看来,我比亮做事要踏实、认真。

  辞工走的那天,听舍友说,前拉长走的那天晚上亮对我说的话,是他事先设计好的,而刘刚跟车间的任何一个拉长都没关系。那舍友是在麻将桌上听亮得意洋洋陈述的。背起简单的行李,在空寂的厂门前,我不禁回头望了望栖身两年的那栋陈旧的宿舍楼,想起那些与亮情同手足朝夕相处的时光以及和芳花前月下甜言蜜语的岁月,心里突然觉得一阵寒冷,想着当初和亮一起来如今却独身离开,还有被时间冲刷记忆的种种片段,心里又莫名地涌起一股热潮。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