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诗词 在线投稿
小故事大道理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故事精选

火车没有方向盘

小故事网 火车的故事 时间:08-17

  一直以为,天下的车,都是有方向盘的,否则,怎么掌控方向呀?就算香港的汽车和内地的不一样,也还是有方向盘的,只不过是居右而已。

  那一年,我辞了教师一职,从县城跑来省城打拼人生。我在师大学的是中文,当了几年中学教师,仍念念不忘自己最初的梦想,做一名“铁肩担道义,妙手著华章”的记者。

  火车没有方向盘从一名见习记者做起,我处处小心,时时在意,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新鲜得不得了,又紧张得不行。论文笔,我不比别人差,写得一手让人艳羡的漂亮文章,发表作品的剪贴本足足三大本,是个小有成绩的作家!比人稍逊一筹的,只是采访,不过,我是个性格外向的人,善于交际,与人沟通起来相当活络。更何况我肯学,爱干,勤奋……按道理,我会一路顺风顺水,并很快转正。

  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的报道总是很难见报。主编不是说我的文章文学味太浓了根本不像新闻,就是说我采访不深入,浮在浅层次,会让读者看得云里雾里。甚至,他逮着一个错别字,也会煞有介事地猛训我一顿。而对其他几位一同考进报社同一部门的新记者,主编压根就不说什么。我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处处受到领导的刁难,越做越没了信心。

  其他见习记者的稿子天天上报,而我,快满见习期,才发了几篇稿子,如期转正,变得悬而又悬。

  怎么办?破釜沉舟从县城出来,难道就是这样的结局吗?自己的梦想,难道就要这样破灭吗?一切的一切,变得那么空茫,那么让人绝望。

  见习期的最后一次编前会,我正处绝望当中,还没来得及找到一个合适的选题。主编问我:“准备做什么呢?”我只有摇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摇头了吧?每次编前会,开始都开得非常严肃,到后来,就变成轻松的闲聊了。体验版的选题没人报,主编点题,让大家踊跃思考。有说体验三陪小姐,有说体验啤酒女孩,有说体验刚从国外传来的大学女生的“援助交际”……趣味品位无不低了点,主编没有认同。那时,全国上下学习北京公交售票员李素丽,主编点将要求记者去体验公交售票员或者司机。记者们觉得这体验不出什么结果来,要体验就体验火车司机,读者肯定喜欢看!主编也觉着好,一槌定音。可是,没人愿意接,毕竟联系火车司机是个麻烦事,而报纸三天之后就要出来。

  我手头没有选题,就认下了,单独去做。通过铁路上一位作家朋友帮忙,我很快就以私人身份上了火车头。与司机副司机握手之后,我第一个问题就出来了:“怎么没有圆圆的方向盘呢?”

  司机们笑了,说:“火车没有方向盘呀!”

  我惊呆了:“那火车怎么控制方向啊?”好像马上就要看到火车相撞似的,我紧张得手心直冒汗!

  火车真是没有方向盘,掌控方向靠的是红绿灯、车载无线电台和铁道上的扳道工人的人工或智能操作。对于火车司机而言,只要提速、减速、停止,就行了,方向自有安排,有听命于人的意思。

  体验完火车司机的生活,我写了最后一篇报道《走近火车司机》。见报的当天,报社公布了这批招聘记者去留的文件,正式记者名单里没有我的名字。我没能成功走过见习期,下岗了。

  记者梦,像阳光下漂亮的肥皂泡,彻底破灭了。

  之后,我为了生计,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当业务员,一路走来,我成了省城广告界大腕,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大型广告公司。

  选择有时极为痛苦,而一旦选择了,你还得为此付出更多的努力,品尝更多的苦痛。人生方向,有时,不是自己选择就算数的,就像没有方向盘的火车,全靠外界给定的方向。而这种类似无以选择的方向,有时,才是自己的唯一。当时,如果我不做广告业务员,也许就饿死了,而一做起来,这个命定的方向,居然被我走成康庄大道。

  俗话说,“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比“有心栽花花不成”,不知好了多少倍。人不可没有理想,但当自己的理想走进了死胡同的时候,听命于外界的召唤,也许就是海阔天空一片新天地,任你施展拳脚,无穷无尽。

  火车没有方向盘,可以稳健走远;人生没有方向,顺着自己的感觉,就着命运给定的坡儿下,照样也能踏出一行成功的足迹来!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